http://www.ling5.net

领悟心灵成长中心微信号:ling5net
深圳市领悟心理咨询中心微信二维码

吴中立的博客(sina)
吴中立的QQ空间

 

 

重塑疗法案例

 

案例1:肩周炎

 

问题描述

个案是一位中年女性,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部门经理,肩周炎已经有几年,经常疼痛,感觉去医院看了很多次都不见好,也做过按摩、理疗,很多方法都试过,但都没有真正的好转。

 

个案过程

回溯事件1:上周左边肩膀一直疼,去医院,开药,但不见好转;去做理疗,好一些,但过了几天,还是会痛。

回溯事件2:几个月之前,在公司会议室里面开会,她的直接领导因为任务指标没有完成,被最高领导批评,个案作为部门经理自己心里很难过,定目标的时候主动表示要为上级包揽任务。会后,感觉自己压力一直很大。那段时期晚上睡不着,睡觉质量不好,肩膀疼痛也发作。

回溯事件3:几年前,做生意,赚了钱供弟弟成家并借钱给弟弟做生意,但弟弟生意没做起来,把钱亏掉了。又来问自己借钱,自己拿不出来,母亲老是责怪自己没帮弟弟,个案感觉心里很委屈,回想自己这么多年都一直在为家里付出,觉得没有人理解自己。

回溯事件4:父亲去世那年,母亲很伤心,自己看着母亲一个人要养活全家好几口人,于是想为母亲分担一些压力,念完高中就开始去做生意赚钱。

回溯事件5:前世,自己是一个将军,被敌人用毒箭射中肩膀的位置,不久就去世了。死时,感觉肩膀上依然很痛。

回溯事件6:有一世,身为宰相,日理万机,看到自己每天都在想为皇帝分忧,肩上担子重,后来积劳成疾,去世的时候也是肩膀疼痛。

回溯事件7:更早一世,跟人打斗,被人砍伤肩膀,去世之前旧伤复发。

 

个案领悟

回溯之后,个案观想光在自己疼痛的肩膀部位,感谢肩膀疼痛带给他的讯息,她领悟到肩膀痛在表达的讯息:一直以来自己承担了过多的压力和责任,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不属于自己承担的就少承担一些,要学会爱自己,才能爱别人。同时,爱弟弟妹妹也要让他们负起各自该负的责任。还领悟到身体带着前世的记忆,提醒自己不该造太多的杀业伤害别人和众生,要学会宽容和爱。她感觉肩膀上面充满了光的时候,变得清凉,疼痛好像跟着光消失了。

 

 

案例2:恐惧症

 

问题描述

个案是一位男性,说自己跟人交往有困难,没什么朋友,在大众场合不敢说话,总感觉自己心里害怕跟人交往,因此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恐惧,到底恐惧什么。个案尚未成家,原生家庭成员主要是父亲、母亲、自己。

 

个案过程

我为这个个案用纸张设立了三个角色的位置:个案自己、父亲、母亲。个案根据自己的感觉把这三个人的位置设立出来(如图3-1)。

`{W[F0NB4DBE1{_S$N)1XX7

3-1

 

我让个案先站在自己的位置,问他是什么感觉?个案报告说他看着父母,感觉自己身体站不稳,心里有种恐慌感,但不知道是为什么。

让个案站在父亲的位置,个案在父亲的位置看着自己,父亲有些焦虑、担心这个孩子;站在父亲位置看向母亲,感觉心里很痛、很沉重。让个案站在母亲的位置,个案在母亲的位置看着自己,感觉母亲低着头看向地面,心理很难过;

从个案的资料中了解到个案曾有一位弟弟是未出生就被堕胎,于是增加设置了一个“弟弟”的位置,在父亲母亲位置中间(如图3-2)。

TESSJ26PQSBDYNZ)C]7X1KS

3-2

 

再让个案站在自己的位置,他看着那个“弟弟”的位置,眼泪涌现出来,有一些情绪,我让他允许自己有任何情绪都可以表达,也可以哭出来,他哭了一会,看着“弟弟”,然后我引导他告诉他那个未出生的“弟弟”说:“我看到你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想到你,我是你哥哥,你是我弟弟。我敬重你的命运。”

当他说了这些话,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再让他站在他“弟弟”的位置,去感觉“弟弟”有什么要对他说,他感觉到“弟弟”并没有怪他,好像在说:“这是我的命运。哥哥,我祝福你。”

让他站在母亲的位置,他感觉母亲对这个“弟弟”也很难过。站在父亲的位置,也感觉到父亲的沉重。他站回自己的位置,对父亲、母亲说:“爸爸妈妈,我尊敬你们是我的爸爸妈妈,谢谢你们带给我生命。我现在知道我有个弟弟。我会把他放在我心里。”

他最后再次站在父亲和母亲的位置,感觉他们看着自己非常欣慰,也都松了口气。

让个案站出场域之外,他感觉自己很放松,站得稳定,心里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恐惧感。

 

 

案例3:财富障碍

 

问题描述

个案是一位男性,已婚,有一个孩子,工作多年,但是觉得自己赚钱比较辛苦,总是因为钱的问题跟家人关系不和。想探索自己为什么赚钱这么辛苦,哪里有障碍。

 

个案过程

我为个案设立了“问题”、“解决状态”的位置。请个案站在“问题”位置,他感觉到自己站在上面的时候身体在摇晃,头有点晕,心里有些隐隐的恐慌,除此之外其他就没有了(如图3-3)。

1P8~5([TXV724]ADP9@6L`4

3-3

 

站在“解决状态”上面,他感觉自己一下平静了,站得很稳定,心里踏实,觉得自信。

于是再让个案回到“问题”的位置,重新回到刚才那个问题状态的感觉,让他带着这个感觉后退到“事件”的位置。问他:“你想到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跟你这个问题有关的呢?凭直觉,你想到就说。”

他想到自己前些天晚上跟老婆吵架的事情,老婆责怪他赚钱少,说了很多话很刺痛他,他听了很气愤,但又很无奈,感到自己工作已经很辛苦,可老婆一点都不理解自己(如图3-4)。

 

QQ图片20131018170846

3-4

 

我让他转过身来,并在面前设立了他老婆的位置。让他把当时自己的感受、想法,表达出来,他说:“你这么说我,简直是羞辱我,我很生气,我感觉你根本不理解我,我一直在为家里付出,努力工作,但现在收入少,是因为我公司今年效益不好,我们老板也在想办法,但你要支持我、鼓励我,不要只会打击我,要不然我心理不好受,工作更提不起劲,对你和孩子有什么好处?”

再让他站在老婆的位置,问他:“现在感觉站在你老婆的位置,她当时是什么感受、想法呢?她听到你这些话,会有什么要对你说的?”

他站在“老婆”的位置上说:“我感觉老婆当时很担心家里不够钱,站在她这个位置上身体也好像站不稳,她会叹气说:‘我都为你着急死了,才说你几句,算了我不管你了,你自己多想想办法吧。’”

我让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之后,继续后退到另一张“事件”的位置,问他:“回溯更早之前,还有其他类似的事情吗?”

他想到结婚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父亲因为彩礼的事情跟老婆娘家的人闹矛盾,自己夹在两家人中间,受尽了委屈。父亲拿不出那么多的彩礼钱,而老婆娘家人催要,父亲为这事情讨价还价,老婆知道后对父亲很生气,有一天晚上和父亲之间发生了口角,自己在旁边非常难过,给老婆及娘家人赔了很多不是。最后是老婆勉强地答应跟自己结了婚,结婚之后想到这件事她还一直很不愉快。

QQ图片20131018161936

3-5

 

说完这件事,我让他转过身来,在面前设立了“老婆”和“父亲”的位置(如图3-5)。让他对老婆、父亲分别表达自己当时的感受和想法。他对老婆说:“我知道你一直对这件事很生气,但我答应过你我一定会努力工作赚钱养家的。请你放心吧。”对父亲说:“是我不孝,让您老人家为我操心了。对不起!”然后又让他分别站在老婆和父亲的位置上面,面对自己刚才的位置,分别表达他们当时各自的想法。

第三件事,他回溯到自己大学毕业后两年参加了工作之后,他住在公司宿舍里,但他四舅从老家来找他,在他那里住,并且想在他那个城市找工作,但几个月来都没有找到任何合适的工作。后来四舅临走的时候问他借钱,他当时实在没有多少钱,他只好向同事借了几百块给他四舅。四舅是他从小最要好的亲人,他感觉没有帮到四舅的忙,心里有愧疚感。

QQ图片20131018161822

3-6

 

针对这个事件,我设置了四舅的位置(如图3-6),让他转过身来跟四舅表达他当时的想法和感受,表达之后他又站在四舅的位置,感觉四舅的想法和感受,他感觉四舅内心的想法是:当时并没有真的怪他,而且很感激他当时的帮助,他现在老家务农也是挺好的,并且祝福他多赚钱。

再接下来,他回溯到更早之前上高中时候的事情,他想到了他四舅上面还有个二舅,这个二舅很年轻的时候就在社会上跟黑社会的人一起混,有一天被人打伤了头,后来头脑有些不正常,不多久就去世了。二舅去世之前,当事人在老家过暑假,还曾经见过他二舅一面,二舅神志不清,但却好像还能认得出他来,当时他为这个二舅感觉到一些可惜。从老家回来的那些天他晚上老做恶梦,感到心痛。

QQ图片20131018162056

3-7

 

于是我听到他叙说完,便为他设置了二舅的位置(如图3-7)。我让他想象二舅在他面前。他含着眼泪,失声痛哭,把对二舅的思念和当年无法表达的感受都表达出来。然后他站在二舅的位置,感觉二舅的想法和感受,他感觉二舅对他也是充满爱,好像在对他说:这是他的命运,让当事人不要再牵挂他,不要重复他的命运,要好好工作,爱自己家人,他祝福个案。

后来我让个案闭上眼睛,观想光把二舅送走了。

回到事件的位置,当事人反映说他发现自己站得稳定了一些。但还是会有些晃动,于是我再次引导他往后退到更早之前的事件上。问他:“在这更早之前你还想到过发生什么事?”

他想到了5岁的时候,他父母都去上班,家里只剩他和哥哥妹妹,有个卖冰棍的人扛了箱子在叫卖冰棍,他们三个偷了父亲柜子里的5块钱去买冰棍吃,结果卖冰棍的人没有找零给他们。当时是80年代初,5块钱是不小的一笔数目。父亲下班之后发现了这件事把他们兄妹三人狠狠揍了一顿,用尺子把他打得鬼哭狼嚎。一边打的时候一边用他们当地的土话狠狠地骂他们。母亲看着他们都挨打,一边哭着一边过来护他们。但父亲还是毫不留情,一直打到天黑,旁边邻居家的人纷纷过来劝父亲,才慢慢平息了怒火。那件事,他觉得父亲太过于不近人情,也让他心里一直有个心结,他一直以来都无法和自己的父亲有亲近感,他认为是父亲把钱看得太重。根据这件事我为他设置了他父亲、母亲的位置,让他转过身来,向父亲、母亲表达了当时他的感受、想法。他后来站在父亲的位置上,他感到自己身体站不稳,摇晃得很厉害,而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由于事前了解过他父亲家族里发生过的一些事,我为他在地面上用纸张设置了一个家族系统排列。(如图3-8

(PN`D}6APY`DRP8ETBE~`EG

3-8

 

他父亲的原生家庭里面,他爷爷是地主,被批斗后来自杀了,奶奶也早逝,父亲有个哥哥(个案的大伯)、一个姐姐(二姑)很年轻就重病去世。

我让当事人转向父亲家族里面所有的这些去世的亲人,向他们鞠躬,表达他对祖先命运的尊敬。对这位当事人来说,他的祖先们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无意识地受到牵连和影响。他一方面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来赚钱,另一方面却无意识地在为自己的祖先而赎罪,为自己是地主阶层的后代感到害怕。他越是努力想向父母证明自己有能力赚钱,就越是失败。这股很深的恐惧从父亲身上一代一代传递到他身上。他身体的摇晃都跟站在父母位置上以及那些逝去祖先们的位置上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

我让他鞠躬并下跪,他深深地同意并敬重父母、祖先他们的命运。起来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完全站稳在自己的位置上面。

后来,我再让他带着这份敬重,沿着事件走到那个“问题”的位置,他感到自己的感觉很放松,跟在“解决状态”的位置上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这就说明他对赚钱的恐惧感能够释怀了(如图3-9)。

I[X0HM4DULLXTK9[V14N%BU

3-9

 

 

案例4:咳嗽、气喘;

 

问题描述

个案是一位女心理治疗师。她从小到大每次感冒就咳嗽,气喘很厉害的。有时就单是咳嗽和气喘,到医院看也没有什么好转,有时延续 1-2个月之久,让她感觉到很难受。

 

个案过程

站在“问题”的位置上,她感觉到“胸口闷,身体下沉,很不舒服”;                     

站在“解决状态”的时候,则感觉到“轻松很多”。(如图3-10

2_6QNERSU4JZT4)S69(GWYL

3-10

 

根据“问题”的感觉她后退一步,站在“事件”的位置上(如图3-11),回溯到几个重要事件:

9QP{J18JDEMQM2UV8`DQET2

3-11

 

事件1

浮现出一个画面,是上小学时候在放学在路上看到一对时髦男女,当时自己穿的很不好,感觉那个女子在瞪自己,觉得她是瞧不起自己,心里很气愤,发誓将来赚钱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结果后来实现了。

在她表述出这个事件之后,我用纸片设立了一个“时髦女人”的位置(如图3-12),并引导个案跟“时髦女人”之间进行对话、沟通;

个案时而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时而被我引导站在“时髦女人”的位置上。个案在几轮的心灵对话、沟通过程中了解到对方当初其实也并不是有意瞧不起当时的自己,只不过是不经意的一个眼神而已。个案意识到原来这是自己由于自卑心而产生的误解。

B)17X}Z}H6)M}0(PZY5SN(R

3-12

 

事件2 

想到最近的一个事件,工作室来了一个心理疾病患者,自己觉得对其帮助很大,但对方的妈妈打电话过来态度很不好,嫌儿子的病好得太慢,自己听到觉得胸口很闷,憋气。

在这个事件过程中,用纸片分别设立了一个“患者”和“患者的妈妈”的位置,我引导她跟这两个人进行对话、沟通(如图3-13);

当事人站在“患者”的位置上感觉对方很平静,站在“自己”和“患者的妈妈”位置上却都体验到的是愤怒,但经过几轮的对话、沟通,让她也理解到“患者的妈妈”当时的感觉是因为孩子有病心切,话语的伤害也非她自己真心愿意,当表达了内心的感受和想法之后,彼此也能和解了。

 

ILYIRHBITM[8[QYB0KBZB9M

3-13

 

事件3

回溯“事件3”的时候个案开始剧烈咳嗽起来。她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很痛苦,一直在咳嗽,全身都出汗了,一直不能站起来,我就允许她身体反应继续呈现,她蹲在痰盂前咳嗽,这种很难受的感觉大约持续了好几分钟。

后来稍微平复一点了,我仍然引导她继续回溯这个事件。这时候她感觉眼前有个“像黑雾状的东西”飘来飘去,我引导她观想光去照亮那个地方,看清晰了,看到是“一些相互射出的箭头,很多、很乱”,在仔细地看的过程中,她看到一幅前世画面:

“在很久以前我是一个国家的首领,带着大军去讨伐邻国,要把他们全部杀光,在两军交战的过程中对方的军队全被我们杀光了,在最后,对方的一个将领用长矛投向了我的胸部并且刺中了,我骑在马上,感觉鲜血流了出来,胸口很闷很热,全身无力,难受极了,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不一会就死去了。看到了族人把我的骨灰盒放到一个很大的祠堂里面的一个显耀的位置上祭奠,觉得很是荣耀,看到祠堂的门外一个年轻的女人在给我烧纸,一看竟像是我今生的妈妈,感觉到那位曾经碰到的‘时髦女人’和‘患者的妈妈’以及很多找自己来做个案的人都是从前对方敌军的士兵。”

这时,我没有再设置纸片,而是直接引导她观想那些“对方敌军死去的士兵”,问她说:“你有什么想对这些人表达的吗?”

她说:“对不起”,并观想自己向他们鞠躬,说自己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最终感觉得到了对方所有人的原谅。

这时候让她站出“事件3”的位置, 此时她感觉全身很轻松,不咳嗽了,好像胸口有个东西没有了,不堵了。(如图3-14

ZQ6O@TOGSD)4SY@EOPY2A3P

 

3-14

 

个案领悟

“别拿别人的缺点来惩罚自己,别人做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得饶人处且饶人;对自己、对他人要有爱心、有智慧,不要冲动,敢做敢当,别人爱怎样那是他们的事情。”

“知道要感恩母亲,要回报母亲,母亲今生就是来成就自己的。”

“很奇怪地发现自从从那次沟通以后再没有咳嗽过,感恩中立老师,感谢我自己的心灵。”
                         

案例:恨父亲

 

问题描述

个案是一位男性,46岁。最近妻子离开他回娘家了,他们今年做工程赚钱有65万,除去还款还剩余20多万,妻子就想存1 0万在自己账户,他没给她,她就不想和他过下去了。他们平时也经常吵架,他很气愤,气愤起来的时候无法做任何事情,“感觉头要爆炸了”。他情绪特别激动,说:“她不让我好,她也就别想好了,我想把她的父母和她和前夫的孩子都杀了,然后再把她也杀了,最后自己自尽,我就是想不通所以就来你这里先看看。”

 个案过程

一开始个案情绪比较激动,经过跟治疗师一番交流。治疗师的一句话“你今生赚钱是为了啥?你今生的目的就是想杀别人后自己再自尽吗?”对他有所启发,他思考了一会。他感觉对这个治疗师还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也想找个出路,他的情绪也缓和了些。

治疗师引导该个案站在“问题”的位置上,他感觉到“情绪激动,很愤怒,身体要爆炸的感觉,全身发抖”;                     

接下来,站在“解决状态”的时候,则感觉到“很轻松,觉得和前一个‘问题’位置感觉真的不一样了”,他笑了,说“还真神了。(如图3-15

 

2_6QNERSU4JZT4)S69(GWYL

3-15

 

根据“问题”的感觉,他后退一步,站在“事件”的位置上,一共回溯了5个重要事件。

事件 1

小时候,他看到父亲打妈妈很厉害,自己害怕又不能帮助妈妈,无奈,想长大了一定给妈妈报仇,杀了爸爸。


   
事件2

从小对爸爸打妈妈很愤怒,一直对爸爸逆反,就想报复爸爸。有一次,因犯了错误,爸爸把他的衣服扒光了用皮带抽他,结果皮带折了,爸爸就用木棒子打,结果也打断了,他就是不求饶。爸爸快把他打死了,妈妈也不敢拉开爸爸,结果他被打得不能动了,遍体鳞伤,大概两个多月之后才能出去,他很恨爸爸,真想有一天自己有能力了就杀了他。

 

事件 3

记得他长大些了,17岁了,他为了赚钱,把爸爸单位的车开出去,结果车坏了,爸爸知道后骑着自行车追了他10多里路,他就一直跑,结果鞋子都跑丢了,爸爸追上了,二话不说,用大木棒子一下就打在他的左肩膀上了,结果可能当时是骨折了,没有知觉,爸爸也没有管他就走了,他被别人给送回去了,痛得要死,爸爸也没有给他治疗,一年以后才好一些,现在还经常痛。“我恨爸爸,我恨死他了,我想报复他,恨他早点死”。个案此时情绪无比激动。

 

事件4

为了报复父亲,他说自己简直无恶不作,逆反到了极点。爸爸让他接班,说以后也能养活一家人,可是他就是逆着不干,爸爸通过别人给介绍了对象他也就是不干,结果自己在20岁的时候找了个对象,家里都不同意,就他一个人愿意。结婚的时候,爸爸不允许任何人参加婚礼,只有爸妈和自己的兄弟姐妹这几个人,他自己一个人开着四轮车把新娘接回来了,看着爸妈表面的乐呵,但他知道,他们心里不高兴。他恨他们,“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就是不幸福”,他自己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觉得自己的一生是被爸爸给毁了,内心只有恨。

 

事件 5

为了报复爸爸,他把爸爸晚年养了十几年的狗,偷出去了,亲自杀了吃了。后来爸爸知道了,但那时候他再也打不动了。爸爸流下了很多的眼泪,几天没吃饭,什么都没有说,他觉得解恨了。后来他爸爸去世了。

接下来,治疗师引导个案分别站在“自己”的位置和“爸爸”的位置上,展开了心灵的沟通、对话

BFVLGVWL)G2{EE]0H){K_YG

 

3-16

 

他站在“自己”位置上,看着“父亲”,把他内心真实的感觉表达出来。

个案:非常愤怒、恨、抱怨;

接着,又站在父亲的位置上。

父亲:愤怒、不争气、无奈、后悔。

个案:“我恨你,我恨你……”(大哭,说了很多遍“我恨你”之后,情绪由激动到平息,刚开始他不能喊爸爸,手都是僵直了,不会喊,后来治疗师引导他喊了数声“爸爸”后,他才开始手上有点感觉。)

爸爸:感觉也不那么愤怒了,心情好些了,但还是愤怒,爸爸后悔从前那么打他,说其实他太犟脾皮气了,如果当时求饶也不至于那么打他,爸爸也觉得对不起他,但都是想为了他好,只不过当时也不会管教方法,也知道自己错了,给孩子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在爸爸的位置上,他感觉爸爸也哭得很悲伤难过。

个案:“我那么地恨你,结果今天我的一切都像你,我也打我老婆和孩子,我也找女人……”

说了这些话之后,他觉得自己情绪好些了,为自己当时的无知和不孝顺道歉,说爸爸没有享到福,被他给气死了,自己真是没有良心,自己现在很后悔。

……

个案:“我为我的错误也付出代价了,我愿意承担我的责任,我活得还不如你呢爸爸。”

这时候个案悔恨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又痛哭了许久……

又站在爸爸的位置上的时候,他感觉到爸爸能接受他了,爸爸笑了,开心地原谅了他,也能祝福他了。 

个案:“爸爸,请你放心吧,我会孝顺、照顾好妈妈的,把你没有享到的福让妈妈都享受到,我会活好给你看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对爸爸说了这些话后,跪在地上磕头不起,真心悔过,这一瞬间很让人感动。

最后,他站在爸爸的位置上,最终他感觉爸爸原谅自己这个儿子了,也能祝福自己。

 

接下来,治疗师引导个案分别站在“自己”的位置和“妈妈”的位置上,引导他和妈妈进行沟通、对话,他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妈妈”,也把他内心真实的感觉表达出来。

个案:“觉得妈妈很可怜。”

妈妈:“心痛,无奈,觉得这儿子不争气。”

个案:“我就是当时看不惯爸爸打你,我觉得你太懦弱了。”

妈妈:……(不觉得那是坏事,觉得那是她和爸爸的事情。)

个案:“终于明白了,那就是妈妈的生活。”

妈妈:“祝福儿子有个好家庭,过好日子。”

个案:……(明白了自己介入了、干预了妈妈和爸爸之间的事情,也让自己付出代价了。给妈妈磕头,承诺照顾好妈妈。)

 

个案领悟

个案结束后,他说这么好多年没有流过眼泪,身体很轻松了、也舒服了,情绪稳定了,说话也会笑了。

“今天我服了,恨别人就是恨自己,越恨谁就越像谁,抱怨别人就是让自己付出代价。”

“终于明白了和妻子的关系,不是妻子的错,都是自己内心存在对爸爸的恨造成的,太感老师了,否则真的要做傻事了,挽救了我,谢谢老师。”(鞠躬。)

 

案例6:莫名的愤怒

 

问题描述

个案本身也是心理咨询师,女性。她工作有几年了,却有一件事情困扰自己:一方面觉得母亲很唠叨,看不惯母亲的一些做法,内心总有一种莫名的愤怒想发泄,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这样做很不对,于是养成了经常压抑自己情绪的习惯。

最近时常胸口憋闷心烦,这种心情不时会影响到咨询工作,为此很烦恼。在一次重塑疗法课程中她报名做了一次个案。于是,我运用重塑疗法中“个案终结者”步骤为大家做个案示范。

 

个案的家庭情况

现在家庭状况:丈夫、本人、女儿、1个流产的孩子。

原生家庭状况:父母、姐姐(早夭)、本人、弟弟(3个)、流产的弟弟或妹妹(3个);

母亲的家族情况:姥姥(外婆)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因为姥爷(亲生外公)在战场上牺牲而结束了。第二次婚姻嫁给了二姥爷(二外公)。

两次婚姻中共有母亲、大舅、二舅、三舅、四舅、大姨、二姨、三姨。其中母亲、大舅、二舅是姥姥和姥爷(亲外公)所生。三舅、四舅、大姨、二姨(自杀)、三姨(意外丧生)是姥姥跟二姥爷所生。

听母亲说过,二姨自杀是因为和婆婆关系不好,丈夫打她,因此在她28岁那年喝药自杀了;三姨是30多岁时有一次去山上回来的路上被蛇咬,治疗无效,当年死亡了。

父亲家族情况:爷爷、奶奶生了大伯、二大伯、三大伯、父亲共四个孩子,父亲排行最小。

在父亲很年幼还不记事的时候奶奶就病故了,爷爷独自把他们哥四个抚养大,父亲说爷爷家有许多布匹,但不给父亲他们做衣服,后来都被偷走了,从此没有衣服穿,父亲他们都对爷爷很气愤。

据父亲说爷爷的亲兄弟姐妹很多,但爷爷也不记得了,他们都是逃荒年代从南方来到北方的,在逃荒的过程中爷爷的兄弟中失散了一股亲人,再也找不到了。

 

个案过程

站在“问题” 纸片上,问她身体和情绪分别有什么感受。她说感觉到的是“愤怒”、“害怕”。

然后我又引导她站在写着“解决状态”的位置上面。她顿时感觉轻松了。

N`$~B%27OOJK~V{Q]V(E0XV

3-17

 

接下来,我排列了她父母亲整个原生家族的成员(如图3-17)。我让她先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去感受一下,尤其是感觉场域中哪个地方能量是最不舒服的。

她说感觉到妈妈家族这个部分让自己最不舒服。

于是接下来,我让她分别站在父、母家族成员的纸片上面去感觉身体和情绪的感受,然后问她一开始站在“问题”位置的感觉和这些纸片上位置的感觉是一样的吗?

她回想刚才感受到的一切,发现“问题”位置的感觉还真和站在“母亲”、“父亲”的位置上感受到的一些感觉很相似,感觉到也跟家族成员的意外死亡和发生过重大事件的那些成员有关。

接下来,我直接深入主题,引导她面对家族成员进行沟通和解。

当我先后引导她站在参加过战争在战争中牺牲的“姥爷”位置上和战争中的“敌人”的位置上时,她分别感觉到一股很大的“愤怒”和“害怕”的情绪能量。再引导她站在“妈妈”的纸片上时,她同样感觉到“愤怒”和“害怕”的情绪。引导她站在死去的两个姨的位置上时,也同样有“愤怒”和“害怕”的感受。

她似乎明白自己身体里面那股莫名的“愤怒”和“害怕”是怎样从母亲家族中的“姥爷”和跟“姥爷”有业力冲突的战场上的“敌人”那里一代又一代地承接过来的了。

接下来我让她站回“自己”纸片的位置上。

然后引导她跟“姥爷”进行沟通,说:“姥爷,我是你的外孙女,今天我看到你了,我不知道你那个年代发生了什么,但我尊重你身上发生的一切,我也能理解你当年的不容易,那就是你的命运,也是我们这个家族的命运,我无条件地尊重和接受你的命运。我尊重你和战争中敌对方之间的业力冲突,我没有资格评判你们任何人。如果我活着的话,我会做很多好事来荣耀您、纪念您,也请您祝福我。”

还引导她对“敌人”进行沟通:“我也尊重你们和我姥爷之间发生的一切,我尊重你们之间的这份业力冲突,尊重你们在战争中付出的代价。这是时代的命运,也是你们的命运。我没有任何资格评判你们,也没有资格站在任何人一边。如果我活着的话,也会做更多有利于和平的事情来纪念你们,也希望你们能祝福我。”

说完这些话,我还让她同时看着“姥爷”和“敌人”的位置,深深鞠了一躬,表达对他们各自命运的敬重。

然后我再次引导她站在“姥爷”的位置上时,她突然感觉在这个位置“姥爷”很舒服,很高兴,没有“愤怒”了,也能祝福她了。再站在“敌人”的位置上,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害怕”的感觉,而是内心平静得很,也能祝福她。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还引导她和家族中各个成员(尤其是那些也因为承接家族业力导致命运不幸的人)进行沟通和解。

这个过程中她的内心不断地在感动着,内心能量在转化着,很多次是流着眼泪去和解的,最后却在轻松喜悦的微笑中结束了“个案终结者”的家族系统排列。在场的学员都说她整个人变得透亮了,并且说“全场只有你额头非常亮”。她也觉得自己身体释放了很多重量,感觉到跟一开始站在“解决状态”完全一致(如图3-18)。

X@}C21LCG])JZ(G@S21J9RW

3-18

 

个案领悟

“我本人是心理咨询师,自己在心灵方面不断成长,也不断自我转化和疗愈,因缘具足,有幸在课堂上没有任何事前沟通的情况下直接做了‘个案终结者’步骤。这个个案时间约为2小时,老师恰当的引导语言,让我记忆犹新,当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让我感动,了解家族的业力,也感恩中立老师的智慧引领!”

“从工作方法上而言,这真是一个具有建设性的、有创意的家族系统排列,在老师的引导下,自己一个人奇迹般地穿越世代家族时空之旅,找出真正的问题背后的根源,场域震撼,真是简洁而不简单。”

“生活中纠结之处就是问题的答案,就是解决之道。”

“只有真正意义的同意、尊重家族成员的牵连纠结的命运时,我们才能是被祝福的,才能是幸福的。”

“个案结束之后,我确实情绪更平静了,见到妈妈也没有愤怒了,无论妈妈怎么唠叨,我还很高兴呢,很神奇,偶尔也会有一点点情绪,我马上觉察到了就是改变了,我想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生命中内心要永远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善良的心,爱他人爱自己的心,随顺就好。”

“生活中能帮谁就帮谁,不能帮助也要祝福人家。”

“做好自己,改变别人是自讨苦吃,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除非你自己改变了有结果了,别人真正的看到了,别人才会请教你,这时你才有本事改变别人。”

“真的希望更多的人学会这个方法,能够自我疗愈也能帮助他人,这个方法真的能让我们小家更幸福,事业更成功,让更多人在原有基础上更加提升自己,为社会和谐做贡献。”

“感恩中立老师,祝福中立老师桃李普天下,祝福中立老师。”

 

案例7:复杂身心疾病议题;

 

问题描述

个案小林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性,他的母亲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为她儿子做个案。之后我询问并了解到小林本人也确实非常有意愿想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于是答应预约做个案。

当他来面询的时候发现他自述问题的时候逻辑思维仍是清晰的,只是非常无力。他述说自己患精神疾病多年,曾去当地各个精神病院开药,也曾坚持服用药物很长一段时间,但未见好转。近期的主要症状是头晕,晚上睡眠不好,心脏不适,去医院未检出确定病因,吃过中成药也未见好转反应。严重时会有幻视、幻听,内心常感觉到紧张、恐惧、焦虑。

去年初,正值父亲家族中的三太奶奶去世,她被送回山东老家安葬。去年一整年,个案的身体都不好,精神也欠佳。

 

个案的家庭状况

个案本人未婚,在原生家庭里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他的工作是在家跟父母一起靠经营一家文具店为生。

母亲有过流产经历3次;15岁左右时,父母离婚,父亲有了二婚经历,但是因为父亲二婚的配偶(阿姨)一直被父亲家族所排斥,不被接受;后又跟母亲复婚。据说父亲跟二婚的配偶也有5个流产的孩子,再婚的家庭也有很多问题,这位阿姨的父亲因不治之症跳楼自杀,她跟父亲结婚也是她人生第二次婚姻。                                            

父亲共有三个弟弟,自己排行老大,下面依次是二叔、三叔、四叔。

爷爷在1994年因高血压去世,奶奶还健在。父亲家族中有高血压的疾病史。

爷爷的父亲即太爷爷一辈子有过三个女人(太奶奶),有两个(第一任和第三任)是登记结婚的。中间一任(二太奶奶)跟太爷爷一起生活了2-3年,但没结婚。太爷爷跟这三个女人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

亲太奶奶(即大太奶奶),听说是被气死的。事情原委是二太奶奶问太爷爷要钱,太爷爷说没有,后来她在文革时期告发太爷爷是富农,这导致这家人本来不是富农成分而却被划分为富农,结果房子被没收了,而大太奶奶因此被气死。之后太爷爷离开了老家,远走他乡,留下爷爷和二爷爷(爷爷的弟弟)不顾。爷爷和二爷爷两兄弟只好靠要饭为生,后来被本家的一个长胡子爷爷(孤寡老人)抚养长大。因为这事,爷爷一直很恨自己的父亲(太爷爷)。

母亲家族里面,姥爷(也就是外公)曾经也有过两个老婆,亲生姥姥是二姥姥,大姥姥据说当年是被国民党给打死,用枪误杀。大姥姥跟姥爷生了大舅、二舅(同父异母);亲姥姥跟姥爷先后又生了三舅、四舅、五舅、母亲、六舅、小舅。大舅已经去世,二舅被姥姥过继、送养给别人。姥爷在2001年去世,姥姥在世。

 

个案过程

个案咨询总共做了五次,每次约2小时左右。

第一次个案咨询我运用了重塑疗法为个案做了事件回溯,个案回溯了从小到大自己跟父亲在沟通方面存在的问题,探索了内心恐惧感产生的原因;第一次的沟通之后,他感觉内心能够稍微平静一点。但心脏部位还是感觉到堵,身体很紧,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压着他。

之后第二次的个案咨询,我们开始访谈并了解他的家族情况,他陆续地跟我反映了他父母亲家族里面发生过的一些重要事件。我记下来,并在接下来几次咨询中将重点放在运用重塑疗法的方式为他进行家族排列。最后一次是运用“个案终结者”步骤为个案处理整个家族业力。

我将他的整个家族命运系统用纸片排列出来(如图3-19)。

2W]5WI1SQU`[0}_2{6QOQ3C

 

3-19

 

我引导了他跟父母亲家族中每一位成员都进行了心灵上的连结和沟通,尤其是引导他面对家族中那些被遗忘的人(那位抚养爷爷和二爷爷长大的白胡子孤寡老人)、被严重排除在家族系统之外的人(太爷爷那一代里面是二太奶奶;父亲这一代人里面则有那位二次婚姻的阿姨、被送养的舅舅;这一代则有很多被流产的兄弟姐妹);有严重冲突的人(父亲家族分别是大太奶奶和二太奶奶、抄家者之间的严重冲突,母亲家族则是大姥姥和国民党之间的严重冲突)和未能表达愤怒的祖先(大太奶奶、爷爷等人)进行沟通,让他重点表达了对他们的命运和业力的尊重,并建议他对任何家族成员的历史事件发生都采取敬重而绝不评判的态度。

我一直陪伴他做完这一系列的步骤之后,看到也感觉到他一步步地从问题状态转变到了解决状态的感觉。在做“个案终结者”步骤之前,他仍然反映说他感到“头晕、有力量压着我、心脏部位堵,脑子稍微清醒些”。但在“个案终结者”步骤做完之后,他说:“我感觉有一种力量,在牵引我走出来。”

在个案之后两周的时候,他通过qq在线留言对我说:“通过看了中医、西医、通灵,都没有真正帮助到我,在您这里得到了救助,再次感谢您,吴老师。”

 

个案领悟

从排列出的家族排列中,他认识到好几代以前发生的重大事件是怎样对自己有所影响的。

父亲家族中有高血压病史正是家族中愤怒能量未能表达的体现。每一代人都承接到了无法表达的愤怒和严重冲突事件的影响,只是承接者和事件的表现形式各自不同罢了,这就是家族中代代相传的命运。

他在问题中的感觉正是承接了家族中不同的人的感觉的影响,这里面有大太奶奶的感觉、二太奶奶的感觉、太爷爷的感觉、爷爷的感觉、二太奶奶的感觉、大姥姥的感觉、孤寡老人的感觉、父母亲的感觉、父亲前任伴侣的感觉、流产的兄弟姐妹们的感觉……复杂而又冲突。各种冲突无意识地内化到他的内心里面,他也一直以非常对抗性的态度对待自己的身体反应。

几次个案咨询之后,他开始认识到倾听自己身体表达的讯息的重要性,学会了“不对抗”的态度,而以前他总是对身体的种种反应不是排斥和逃离,就是对抗的态度。他说:“我正在看您的《内观治疗的艺术》,也在不断地和自己的‘不舒服’沟通,就是倾听,我觉得您说的‘不对抗’太重要了。”

 

 

 

 

 

 

 

http://www.ling5.net

领悟心灵成长中心微信号:ling5net
深圳市领悟心理咨询中心微信二维码

吴中立的博客(sina)
吴中立的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