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ing5.net

领悟心灵成长中心微信号:ling5net
深圳市领悟心理咨询中心微信二维码

吴中立的博客(sina)
吴中立的QQ空间

 

 

早期心灵沟通案例

案例1:事业与财富障碍

 

个案A,专门来做财富方面的沟通,在沟通的指令下他回溯到很小时候,他在四岁时,看到邻居小孩在吃冰棒,于是自己也很想吃,就去问妈妈要钱买,结果妈妈当时觉得家里条件不太好,心疼钱,没有理会他的需求,把他伸手要钱看成是无理取闹,当着很多小朋友的面斥责并打他,让他感觉委屈之余,对金钱种下了一个敌视的种子,他幼小的心灵认为金钱是导致他挨打的原因。 

再稍大一些,过了两年,有一次他偷偷拿了妈妈放在桌上的五分钱,去买冰棒吃,结果回来之后妈妈发现桌上钱不见了,一边打他一边骂"叫你偷""还敢偷打死你",把他打得爬到床底下一直都不敢爬出来。这时,我问个案:妈妈打你时,你对那五分钱是什么想法,他直觉地回答说:我厌恶它,因为它我才挨打的。抱着这个想法的他怎么可能敢拥有钱? 

在一起陪伴他经历完这个事件之后,我再引导他回溯更早前有没有其他类似的事情,他的画面跳到自己长大后参加工作了的一次经历:他一次去外地出差住在酒店里面,遇到酒店有"三陪"小姐打电话来推销服务,他自觉寂寞,也就随口应允,于是在"三陪女"的鼓动诱惑下,花了400块钱和她发生关系,可是由于心里紧张,这个过程让他并不愉快,事情很快结束之后,他对自己花钱做这样的事情充满了罪疚感,这时候我也让他去观想那花费的400块钱,并融入这些钱去了解它们的想法,他发现这些钱也一样对他很有罪疚感,仿佛在对他说:你这个人真讨厌,做了这么有罪恶感的事情还一直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讨厌你! 

他观想到这些钱不想靠近他身边,离他远远的,一副嫌恶他的样子。 

这个事情经历之后,我再度引导他往更早之前去找出有无其他类似的事情,他浮现出前世的某一世,他身为一个将军,在一次战争之后的场面。他是仅存下来的一个人,身边的将士全部战死沙场,他自己也负伤了,虽然身边有着战争后留下的无尽的财宝,可是他却不愿意正眼看它们一眼,他义无反顾地离弃所有的财宝掉头而去,他认为这些是不义之财,所有的战争都是这些不义之财惹的祸。也从此他后半辈子都对钱财视如粪土,宁愿过着一世清贫的日子。 

这时候我让他再度回到当时战争结束之后的情景中,让他去融入那些财宝,那所有的财宝都仿佛在对他说:求求你,别离弃我们,我们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情的,可是他仍然不为所动,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让他将当时的感受和想法对金钱表达出来,他说:都是你们这些钱导致了战争,留着你们也是个祸害!当他这么说之后,让他再度融入金钱,金钱告诉他说:你讨厌我们,我们也讨厌你,你们人类总是将战争的责任推给我们,我们是无辜的,引发战争的是你们人类内心的贪婪,而不是我们钱本身。你们可以用钱来造福人,也可以用来打仗,我们是无辜的,我们是配合你们去体验这一切的。 

个案听到这些,才了解到原来是自己执迷,误解了金钱的想法。金钱本身并没有垢净之分,是人们将自己当时的感觉投射到金钱上面。 

再往更早之前去引导个案,个案看到自己在天上是一个童子,观世音菩萨将一个装满了甘露水的净瓶交给他,嘱他去救济群苦,可是他拿到净瓶后,却只顾自己玩耍,将里面的甘露四处乱洒浪费,结果犯下大罪,被贬下凡。这件事也让他领悟到自己为什么对财物一直以来都不够珍惜,觉得有罪恶感。 

再往更早之前去找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类似的事了。便引导个案面对观世音菩萨,也面对所有经历中的这些财宝和金钱,有什么要表达的,个案发自内心的忏悔自己过往的不当行为,说对不起,都是自己的无知,并保证以后不再做类似的事情。当个案说了这些话之后,再次观想所有金钱时,这些金钱都变得更加亲近他了,甚至都可以涌到他的怀里来,这让他非常开心。最后我让他观想自己带着无限丰足的这份感觉回到当下。 

因为时间关系,这个个案我虽然没有引导去预观未来。但我想,创造财富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的障碍了。

 

案例2:金钱损失

个案C女士,最近和他人集资炒股票,行情下跌,让她欠下了10余万的债务。债主每天向她催债并将她告上法院,这连累到她家人为她整日担惊受怕,也让她内心十分焦虑自责。因此她就财富方面的问题来做沟通,主要也是不想让家人如此担心挂碍自己,受到连累。 

于是在引导个案去经历了饱受困扰的官司事件之后,再引导个案去找出过去是否有在金钱方面有什么事情是不该做而做的,个案联想到自己这十余年来一直都对金钱处置太随意了,不珍惜自己拥有的金钱。因为前些年政策大环境太宽松,利好消息多,个案在金融证券行业内熟悉内情,赚钱对她而言,真的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也因此对金钱也养成了随意花费的习惯,送钱给亲人也十分大方,买名牌,吃千元大餐,花销十分随意,完全没有想股市行情的变换,到了现在,股市不振,自己职业兴趣也开始转移,想起那时个案真的觉得自己对钱浪费好大。 

除了这些,个案也暂时没有找到其他财富方面的业种。于是引导个案与自己过去挥霍浪费的金钱进行沟通,她融入金钱时,情绪非常激动,原来金钱一直对她不满也正在于她对它们处置太过随意,觉得她不珍惜,所以钱也感应到她灵魂深处的想法时,便创造了股市下跌让她失去它们的现象。 

个案此时面对金钱已经泣不成声,因为长久以来被追债的事情加诸自己和亲人身上的压力,和自己内心的委屈、内疚,一直都没有办法表达。对金钱,个案不断忏悔自己过往不该这么随意。 

当个案真诚地忏悔之后,奇怪的是这些金钱似乎也感应到了,它们也愿意原谅个案,更奇怪的是当个案要观想光送走这些金钱时,竟然发现这些金钱都不愿离开她,甚至都愿意带更多的币种的钱回到她身边。这让个案霎时开心透了。从刚刚泣不成声痛悔莫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几乎笑得开怀,让在场的沟通师也深感灵魂这位导演创造这一切真是逼真至极。 

当个案做完沟通之后的半个月,再见到她,她报告给我们一个好消息,说她开的瑜伽馆自从做完沟通后就场场爆满,来开卡做瑜伽的人络绎不绝,有时需要排队才行。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极了,可是一切似乎又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

 

案例3:老是 丢失财物

个案Y是个女大学生,主要是为了疾病方面的事情来沟通的。在疾病的沟通做完之后,她谈到了最近一年总是丢手机的事情,也让她想起过去一度丢失过的好几个钱包,她很想知道这一切是否也与她自己心灵状态有关。 

于是我便引导她进入了回溯状态,让她观想一度丢失的那几个手机来到她面前,让她逐一去融入每个丢失的手机,去了解手机的想法,她顿时了解到这些手机几乎全是在她不想与某些人(包括她的前男友)联系时丢失的,原来,但她灵魂深处有个想法是不想与这些人联系时,她的手机感应到了,于是创造了让自己意外丢失的现象出来。难怪个案想到有一次她觉得明明将手机好好地放在自己坐的草坪上,周围并无他人,可是离开时就是找不到自己手机在哪。 

同样,那几次丢失过的钱包也是类似的情况,但她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价值感,钱包和里面的银行卡感应到了她的灵魂有不想拥有它们的想法,便配合她的灵魂创化出"意外"丢失的事件出来。 

看起来是意外,事实上一点也不是意外哦! 

之前她还丢失过几次课本,于是我也让她融入那丢失的课本,那些课本告诉她说,那段时间你内心不想看书,可是头脑却又硬逼着自己去图书馆看书。 

课本感应到她灵魂的心声,便导演了让别的同学拿走自己的现象出来。 

这样的案例其实太多了。在这里无法一一列举。这只是在告诉我们,对于金钱和财物方面的意外丢失事件,我们从心灵的角度来看,只是自己灵魂创化的现象罢了。真的是心外无物,万物有灵啊。 

所以,如果某个时候我们不小心失去了一份工作呢?某个时候意外失去了一笔收入呢?某个时候意外失去了一次创富的机会呢?很难说这是真的是"意外"哦? 

只有我们的灵魂知道答案。 

还有个个案也是位女士,因为总是担心老公会外遇,于是经常想查老公上网聊天的记录和电话清单,结果她老公打心眼里不喜欢她这样。据说她来沟通的时候,她老公已经连着丢失了两台手提电脑了,其中一台是在机场等飞机时候遗失了,另外一台是不小心浸了水,坏掉了的。呵呵。当然看起来,似乎都是很"意外"的现象哦。

 

案例4 创造财富

个案L,是一个学佛人,在房地产公司工程部上班,主要来沟通的目的是来了解心灵沟通是否对自己和家人的疾病有无效果。在真正体验了十几个小时的心灵沟通之后,他多年的顽疾竟然不药而愈,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心灵沟通竟然可以引导他融入家人的身体,以"共业沟通法""角色互换法"帮助他女儿和妻子也治好了多年未愈的疾病,而我本人并不需要,也没见过他的家人。 

在疾病方面的案例中有时间的话我会逐步将他的故事写出来让更多读者了解。在这里想说的是他在沟通过程中关于他是如何突破自己财富方面的障碍的。 

他的收入在深圳只能算普通人家,一个月的收入只有大约4000块人民币,这份收入可以维持他和家人的日常开销并无大碍,但如果要在深圳买房定居似乎是杯水车薪,也因此妻子女儿至今和他住在租房里面。 

在财富方面,往年他会收到一些客户给他的红包,属于灰色收入,这在为他做财富业种的沟通时他自愿发露忏悔出来,并表示以后绝不再犯,并在工作中公开跟客户说明绝不再收任何红包。作为学佛人,他还发愿受持菩萨戒,过午不食,坚持每月放生乌龟。 

记得有一次沟通快结束时,他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在深圳买房,解除自己心理的一大挂碍。于是我便运用心灵沟通中的预观未来技术,引导他去到未来可以买房的时候,他看到了竟然就在三年之后,他们住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面,是非常漂亮的小区商品房,他当时非常开心,与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知道自己有如此美好的未来,正是他所想要的,因此带着这份丰足的感觉回到当下,结束了这次沟通。 

可是过了一周,他再次来找我,问我说:吴老师,我很奇怪一件事,上次我预观未来自己在三年之后买房子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这买房子的钱从哪里来的,以我现在的收入水平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么一栋漂亮的房子,那样的房子在深圳少说也要300万,我是做房地产的自己当然知道的。 

我也很好奇,于是说:那好那我们就再去沟通一下看看。我再次引导他去到三年之后他所住的房子里的时候,让他融入那所房子,去了解那栋房子花了多少钱,他说正好300万左右,于是我再次引导他观想那购房的300万,并去融入那300万的钱,他惊讶地发现这300万竟然是他每个月放生的那群乌龟给带来的,是一笔意外之财。我于是问他那些乌龟是怎样带给你这300万的呢,他进一步地去理解这个讯息时,浮现出了他手里拿着一张中了300多万的彩票,他看到自己是怎样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坐着他公司老总的车,跟他老总一起,路上经过一个卖彩票的地方,买了一张彩票,而中了特奖后他又缴了税,并把所得款项的尾数捐给了慈善机构,最后自己所得的不多不少正好300万。 

沟通后他自己也颇觉不可思议,他原以为自己学佛多年,似乎对买房子并不抱很大希望和执着,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一笔意外之财呢? 

突然他也领悟到原来自己不断放生正是为自己在积累大量的福报,而他的灵魂也希望他透过这个买房子的事件来示现给所有周围学佛的朋友:修学佛法和坚持放生念佛本身是何等大福报的事情啊!! 

 

案例5:恐惧症

个案D,是一名12岁的女孩,她父亲透过来做了几次心灵沟通发觉自己因为曾经打过大量麻药而导致自己沟通过程中回溯能力不够好,于是建议换自己女儿来做沟通,因为依照沟通的经验,年龄越小越容易回溯,于是我便答应了。 
    D
有深度近视、恐惧症、与母亲关系不和、身体脊柱意外受伤这些问题点。因她确实回溯能力不错,又很愿意面对,因此仅仅5个小时的沟通,让这些状况均在沟通之后获得了明显的改善,这个女孩原本计划下午准备要去医院去复查自己的脊柱受伤复原的情况,结果沟通之后,去医院复查根本上变得没有任何必要了。因为她已经预观未来知道自己的脊柱什么时候会恢复好转了。 
    
这里略谈的是她恐惧症的整个沟通过程。她的恐惧症状在于她只要一看到电视里面有一些凶暴打斗的镜头就会止不住地惊恐发作,于是我引导她不断经历了几个类似的事件,包括她看到电视上的凶暴镜头,在学校和同学一起观摩公益教育影片时候看到不良青年打架的镜头时,现实生活中看到同学打架感到害怕等等,她都会深感恐惧,和其他同学反应明显不同,在经历这些时间过程中,不断引导她看清楚当时画面的内容,释放这些事件当中可能的无明种和当时的体觉。 
    
在经历了约四五个事件之后,她看到自己某个前世的时候的情景,她当时仍是一个小女孩,一次在树林里面捡柴,不料发现柴边有一条小蛇,顿时受到惊吓,于是就拿起柴欲打那条蛇,那蛇于是咬了她小腿上一口,也对她紧追不舍,她拼命逃回家,处理伤口,虽然那蛇并非有毒,却在她内心深处种下了一颗恐惧害怕争斗的种子,今生只要一看到有冲突的场景便会心生恐惧,甚至惊恐发作,也难怪今生只要一看到蛇更是同样的感觉。 
    
在经历这一事件几遍之后,我引导她回到当时看到这条蛇的第一刻,这时候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我让她打开自己的心去融入那条小蛇,去理解那条小蛇当时为何要咬她,她理解到,那条小蛇原来并无恶意,反而是想帮她去发现那块地方有很多柴可以捡。原来是自己误解了小蛇的善意,在女孩要打蛇的时候,小蛇也是不得已才咬了她的,于是当下她对自己误解了蛇的好意并打蛇的行为进行了忏悔,在光里她和蛇彼此谅解了,并彼此拥抱祝福。 
    
这个事件正是她今生从小到大恐惧症发作的最初因。这个事件沟通之后,引导她去预观未来她看到自己以后再次看到电视里的凶暴打斗镜头再也不会害怕了。 
    
这个个案让我联想到系统排列大师海宁格很早说过的一句话:恐惧是因为我们不敢去看。真的敢于去看清楚真相,一个人就没有必要再恐惧了。 
    
似乎这句话在这个个案身上得到了真真切切的印证。 

 

 

案例6抑郁症

个案M,是一位长相非常端庄漂亮的年轻女性,不仅漂亮,还透着一股知识女性的聪明睿智,可是她脸上和眉宇间又显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阴霾,那是一种很阴郁的特质。 

从她嘴里,我慢慢得知她是一位服用抗抑郁药物多年的忧郁症患者。她还曾经割腕自杀过,但没有成功。 

我们沟通的第一个她挂碍的事情是她目前的感情困扰。她有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但是不久前她却在去异地的时候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并与之发生了关系。回来之后,她内心十分消沉,重新面对自己的男友她感到不安和自责,她想到自己患抑郁多年,男友虽然并不富裕,却一直对她十分体贴,照顾有加。这使她内心十分矛盾,又不忍真正和男友分手。想起这件事,原本就很抑郁的她更加心情低落消沉。 

再往更早之前她回溯到她早几年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她谈的第一个男朋友是她要好的女同学的前男友。换句话说,她跟她的女同学在一起时,女同学的男朋友转而追求她。她后来也喜欢这位男生而跟他住一起,有点像电影里某种典型的三角恋爱关系。 

再后来她又认识了现在的男友,同时也因为跟第一个男朋友有些不和,于是,她向第一个男朋友提分手。分手时,前男友伤心欲绝,可她却有些义无反顾。 

 她看到自己今生的感情经历虽然不长,却轮回在一个奇怪的模式里面,那就是她总是在三个人里面扮演着一个出轨和背叛的角色。 

再往更早的时候回溯,她看到前一世在清朝,自己也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家有丈夫,但她却与另一个男人偷情。与她偷情的人正是此生现在的男朋友,而前世的那个丈夫她一时还想不到是今生的谁。 

 我引导她继续去看看后来发生了什么。她看到自己与情人恣意偷欢,却对家里的丈夫很冷谈。后来丈夫从邻居闲谈中无意听到了妻子在外与人偷情的消息,无法忍受,伤心欲绝,喝酒喝了个酩酊大醉,回家时路过河边,不小心掉到河里溺水而亡。死了之后,丈夫的亡灵对她十分怨恨,跟随在她身边不愿离去。那一世就在她丈夫死后不久,她自己也忍受不了外界的闲言碎语,心情绝望,在家里上吊自杀。 

这一世临死时的那种无助、绝望,让她立刻想到今生患忧郁症的情形。 

再往更早之前去回溯,她看到唐朝时候自己是名村姑,有一次去山上打柴,遇到一个同村的男人也在打柴,那个男人就是清朝那世的丈夫,那个男人见她一人在山里打柴,起了歹意,借机过来打招呼的时候把她强 奸了,强 奸之后怕人知道就用柴刀杀害了她。她临死时也对他怀恨在心,发誓要报复这个男人。 

我问她当时想要怎样报复这个男人呢,她立誓说,她要生生世世做漂亮女人,诱惑他并让他爱上她,然后她再抛弃他,让他也尝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发了这样的誓愿之后,在她死后的好几世她都投生为女人,而且都是很漂亮的女人,那个男人喜欢她,娶了她,然后遭到了她的背叛,被她害得家破人亡。 

当她看清了自己今生情感模式反复轮回的根源,也领悟到今生为何得忧郁症的重要原因,那个男人今生并没有投胎,而是跟在她的身边,和她的灵魂一起,今生透过这样的模式轮回和忧郁症这个疾病来提醒她看清楚自己,提升生命的品质。 

回看所有这些世的轮回,我问她:你是否还需要继续这样的体验呢?她说不必了。她报复那个男人也够了,而报复的人终究也会再次成为受害者。 

 她们都愿意在光中彼此化解,彼此宽恕对方。 

她还回看今生投胎时灵魂设定的功课,预观自己未来离开此生的情景,已经能完全了悟自己人生的意义了。此前她学习了很多身心灵成长的课程,看了很多关于佛教理论的书籍,碰到很多不解的问题,而现在开始更能明白自己修行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了。 

 

案例7鱼鳞病

个案L,是一位修习念佛法门的朋友,离尘是他的化名。他第一次来沟通的时候我记得他列了满满一张纸的问题,希望心灵沟通可以让他得到答案,其中就有关于他的皮肤问题。 

他说自己身上包括手脚部位皮肤非常干燥,容易蜕皮,夏天是出汗季节,不那么明显,但一到秋冬季节就非常明显,常常有一大片的皮屑往下掉,像鱼鳞一样,所以叫鱼鳞病。 

作为男人,结婚之前他一直不敢把这个问题告诉他当时的女朋友,怕的就是被她知道后不会跟他结婚。可是在结婚后生了女儿,他才发现自己女儿似乎也遗传了他的这个鱼鳞病,为此他苦恼不已,觉得自己作为大男人得这个病也就罢了,可女儿这么小,以后叫她女孩子家长大后怎么见人,又怎么谈婚论嫁呢?他为此找过很多医生,用过很多方药,似乎都没有见效。身为学佛的人,他明白这病一定是因果病,也就是业障了。于是他看到了心灵沟通的介绍,便预约我为他做沟通。 

第一次沟通,他沟通的挂碍点是他的"无明火",作为学佛人,他一直不明白自己一直有很大的无明火从哪里来,尤其对女儿对太太都是这样。于是在我的沟通指令引导下,他回溯了最近两年发生的几件事情,当他女儿才几岁,看到女儿吃饭很慢他会发无明火,也会一气之下打女儿一顿,可是事后又自觉失态,悔不当初,非常自责不已。 

在经历了这些事件后我引导他回溯到他自己小时,父亲因为他贪玩而惩罚他打骂他的一次事件,让他异常恐惧;再往更早之前去回溯,他看到自己一岁时在床上睡醒时候受到鬼魂惊吓,这都是与他内心的恐惧有关。(这些恐惧在他心底,在一些事件中转化为愤怒的能量,即无明火。) 

在引导他经历这些事件,释放这些事件中的无明种之后再往更早回溯到他投胎之前,他惊觉自己竟然从地狱中出来,深怀恐惧地投到今生妈妈的肚子里。他在胎儿期的时间不长,住胎时间较短,但为什么从地狱中来,似乎仍有前因,于是我便引导他再度回溯自己来地狱受报之前的一世,看看发生了什么。浮现出他前世是某个朝代的一位皇帝,长相连走路姿势都几乎与他今生一模一样,他看到自己下令杀了二百五十个宫里的嫔妃,起因是当朝太监总管(他认出是今生的哥哥)和皇后(他今生的太太)勾结起来,当时皇后因担心自己年老色衰、失去地位,便让当时的太监总管设计陷害那些嫔妃,向当时的皇帝(也就是他)告密说,这些嫔妃和某某人有私情,他当时听到后龙颜大怒,并没有深究其中的真假,便下令杀了这二百五十个嫔妃,这些嫔妃死后变成冤魂一直不愿放过他,纠缠他一直到往生,他往生后,因此受报堕到地狱。 

时光逆转之下我引导他回到当时下令杀害那二百五十个嫔妃的时候,问他,那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是确实有私通罪过的,他才发现其实充其量只有五六位而已,但却因此被冤枉错杀的有二百四十多位。于是引导他观想所有被错杀的那些人的亡灵,面对她们至诚地忏悔自己的罪过,在获得这些亡灵的宽恕之后,化解彼此的恩怨,并观想光送这些亡灵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个案忏悔之后最终也自己宽恕了自己,观想到自己内心重新获得平静、祥和。 

第一次沟通就这样结束了。 

因个案的回溯能力不错,第二次的沟通决定专门做他的鱼鳞病的沟通。在回溯状态下,个案经历了今生第一次发现皮肤蜕皮的时候是在十多岁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找到任何特别的缘由。于是便往更早之前的前世去找找看有无其他类似的事情,结果个案浮现出他在中国古代秦朝,自己身为一大将军,在与敌军打仗,杀了敌军将士无数之后大获全胜,也就在当天庆功宴会上他喝酒时候暴毙身亡,死时看见空中无量冤魂向他索命,都是他打仗杀害的敌军将士,这些冤魂将他的魂识牵引到地狱受报。 

在完整经历了整个事件后,再往更早之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类似的事情,他发现自己是一个老婆婆,家里似乎除了她和小孙女并无他人,小孙女就是他今生的女儿,小孙女有一天在户外被老虎叼食,她发现后觉得无有活路,无依无靠,便上吊自杀身亡。这一世他的命运看起来非常凄惨,便引导他去这一世更年轻的时候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他看到自己年轻时候身为一个渔家女,专门捕鱼为生,每次捕了大量的黑鲤鱼回家,而当时的儿子(今生的外甥女)特别喜爱吃鱼,尤其爱吃鱼卵。我让个案融入那些每次被她捕杀的鲤鱼,那些鱼被捕时都似乎在哀求她放它们一条生路,可是她当时完全因为家人贪图口腹之欲毫不留情。当时她还有两个女儿(是他今生的两个姐姐),吃鱼时候心里害怕不敢吃(据说他们今生便没有鱼鳞病)。 

他看到那一世,儿子的命很短,年纪轻轻就患病瘫倒在床,不久过世,过世后留下一个孙女(今生的女儿,后来遭遇不测被老虎叼食的也就是她),那一世的经历中,让个案领悟到杀生让家人短命而自己也得到身世凄凉无有善终的果报。 

再往更早之前去找找看有无其他类似的事情,他发现自己有二十三世均为渔家女,专靠打渔为生,而这些被捕的鱼也正是在秦朝时候化身为敌军的所有将士,被他的军队杀害,之后又变成冤魂杀害了他。 

身为学佛之人他终于看到了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善恶业报如影随形。 

再往更早之前没有其他类似的事情,我开始引导他观想他和自己的女儿一起面对所有的鱼,至诚忏悔,宽恕沟通化解放下彼此的怨结。那些鱼儿也最终被观想光送去西方极乐世界,变身为菩萨的身份(这也说明个案本身念佛修行已经有相当功力了)。 

个案这下终于完全理解到自己多年的鱼鳞病是为何存在的了。这个疾病完全是提醒他去面对自己前世的这一段因缘的。于是他也终于可以批准自己的这一疾病好转起来。当时他就已经可以观想光在自己皮肤上面,光融入他皮肤里面,他顿时感觉一阵清凉光明起来,原有的皮屑也渐渐消失不见,犹如褪去一层白色的外衣一般。他女儿也是一样。 

多年顽疾,一时好转,他非常开心,深感心灵沟通的奇妙效果,也一再表示愿意将自己做个案的经历写出来分享给所有的佛友和个案。 

下面是他第二次个沟通后用偈的方式写出来的个案经历: 

今日话题遗传病,从小到大鱼鳞身; 
    
折磨我心三十载,婚后遗传于子身; 
    
我心负罪生如死,由此因缘入佛门; 
    
吴中立师慈悲引,今日重游几千年; 
    
我身当时是将军,高山之上威风凛; 
    
山下广阔古战场,英勇将士锐难敌; 
    
左手盾牌右手矛,杀破敌军如浪滚; 
    
顷刻之间尸如潮,一排一排广无垠; 
    
即刻我回中军帐,举杯庆贺众将士; 
    
帐下两排众将官,一饮杯酒谢元帅; 
    
在看战场众人尸,鬼魂个个脱身起; 
    
披头散发着白衣,面目狰狞扑我来; 
    
我一惊呼猛低头,群魂云集咬我身; 
    
惊恐之中难瞑目,世间果真有鬼魂; 
    
嘴巴流血半开合,难信之目亦圆睁; 
    
我的灵魂刚飘出,众魂群起撕碎片; 
    
我的头部入旋涡,灰色旋涡飞直下; 
    
头部落地砰然响,两位鬼卒铁叉锉; 
    
来到阎王大殿前,我喊救命请饶恕; 
    
阎王怒目大声呵,杀业太重天不容; 
    
顿时我头下镬锅,啊啊痛杀难表达; 
    
业报尽时阎王殿,阎王挥手入轮回; 
    
老师指引在向前,布衣婆婆在山巅; 
    
当时已有七十岁,山中采果我前身; 
    
抬眼天空乌云布,雨中急忙奔回家; 
    
家中老母病床卧,不断呻吟快命决; 
    
我到床前忙安慰,老母挥手欲舍身; 
    
境界之中定睛看,母亲今生我二姐; 
    
挥手之间气已绝,我心伤痛泪如雨; 
    
回头看到房门口,孙女呆坐不知情; 
    
两条常常牛尾辫,今生我的乖女儿; 
    
我前抱住小孙女,哭天喊地情难离; 
    
突然窜进一老虎,我惊摔倒不能起; 
    
老虎刁住小孙女,窜出茅屋急脱离; 
    
我悲呐喊无奈何,心中绝望万念灰; 
    
抬起衰弱老病体,房中上吊追母孙; 
    
我的灵魂离躯体,飘到空中向前行; 
    
俯瞰老虎叼孙女,山中小路一路奔; 
    
一会进入一山洞,内有母虎待美味; 
    
可怜小小我孙女,成了老虎腹中食; 
    
我从空中跌落地,绝望苍天悲切切; 
    
老师引导在向前,进入此世年轻时; 
    
落落漂亮打鱼女,大海边上在网鱼; 
    
网中都是黑鲤鱼,齐声哀求我饶命; 
    
视而不见回家去,家中有儿和母亲; 
    
我做鱼来儿来吃,此儿今我外甥女; 
    
我烧滚烫一盆水,放鱼活活来煮烧; 
    
鲤鱼窜跳眼烫瞎,小儿开心吃活鱼; 
    
鲤鱼身在口中动,我和母亲心如蜜; 
    
小儿快快把鱼吃,明日妈妈再打鱼; 
    
老师指引向后观,儿子病榻气难出; 
    
留下孙女惊恐去,眼见鱼魂闭气亡; 
    
老师指点看前世,长江之上渔船行; 
    
我仍是位打鱼女,爸爸掌舵笑开心; 
    
此生爸爸今生是,打得鲜鱼卖街坊; 
    
一会工夫剩无几,开开心心回家去; 
    
家中还有两儿子,今生大姐和二姐; 
    
还有一位小女儿,今生我的乖女儿; 
    
我去做鱼来吃饭,小女拍手满地转; 
    
专把鱼卵当美餐,赞不绝口夸母亲; 
    
我心如蜜忙安慰,快吃明日还打鱼; 
    
两个儿子不忍吃,我忙呵责仍不闻; 
    
所以今生两姐姐,没有鱼鳞病在身; 
    
那世我女得怪病,呼吸困难气闭亡; 
    
无数鱼魂掐脖子,送掉性命死乃知; 
    
那世我亦如是病,鱼魂索命命无余; 
    
今生我和我女儿,都得呼吸气不均; 
    
老师指引往前世,一共共有二三世; 
    
都是如此之果报,我心渐渐知原因; 
    
眼前群鱼入战场,化做战场众冤魂; 
    
我猛警醒方知道,二十三世鱼变人; 
    
变成后世众士兵,我当元帅统杀之; 
    
如此仇恨实难平,今世群起咬我身; 
    
还有今生我爱女,一样是个鱼鳞身; 
    
我忙跪下痛忏悔,观想我女身旁立; 
    
一起忏悔哭失声,二十三世不留情; 
    
我劝冤魂念弥陀,求生净土才是真; 
    
空中无边之恶鬼,咬牙之声震天庭; 
    
不依不饶漫天舞,非要置我痛入心; 
    
不断忏悔求念佛,久久时间无减轻; 
    
哭声之中我哀求,元帅那世我杀汝; 
    
但是不久被汝杀,冤冤相报实难停; 
    
那次我都全放下,求众快快求超升; 
    
话音刚落群魂止,半空之中静出奇; 
    
其中有人把话说,算你还有点善心; 
    
佛号声声震天响,弥陀慈光撒空中; 
    
群魂冉冉升虚空,好好念佛莫停息; 
    
他日往生来接引,此段恩怨到此停; 
    
升到莲台最上首,菩萨之形慈悲生; 
    
道道佛光如圆环,直灌我身和女身; 
    
佛光灌下地如银,原来都是鱼鳞片; 
    
感恩之心佛号急,佛光如柱亦强烈; 
    
我和女儿之身体,通体通明脱鱼身; 
    
不可思议下决心,一生念佛报此恩; 
    
此次沟通到此必,睁开双眼身飘轻; 
    
感恩老师做指引,二十三世业了因。

 

案例8肾结石

个案Z,是一位男性,他多年前感觉到肾的部位很疼痛,去医院被检查到右肾有结石。尽管吃了一些药,对止痛有一些效果,但一直未能根治。刚来这里沟通的那天,在路上走了一段时间后,他又旧病复发了。

第二天沟通过程中,我听到他说有这个病,便引导他和他的肾沟通。当他观想光在右肾那个部位的时候,他说他感觉那个位置仿佛有一个怪物,而这个怪物仿佛在不断对他大喊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于是我让他跟随这个声音和感觉往更早之前去看看发生过什么事情,他凭借直觉一下子回溯到很久远之前的一个时候,那似乎是个农奴时代,他看到的画面是一个女孩被关在笼子里面,而把这个女孩关在笼子里的人正是他自己,他当时是一个为生计操劳的农奴,他为一家大户人家做工。那个大户人家的地主喜欢女人,而他当时的国家和另一个国家在打仗,他在树林里面打猎时发现了这个邻国的女孩逃到他们国家。他看到她,便掳掠了她,把她关在笼子里面,送给那个地主,换来了一颗石头(那石头可能是当时的一种货币)。

那个女孩在笼子里面大声呼喊着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正是他肾里面那个怪物发出的声音。

那一世,后来那个地主把这个女孩娶了做了小老婆。而这个男人继续过着他身为农奴的生活。给别人做小老婆的这个女人,不久之后被这户人家的大老婆陷害,要实行家法,她被投井而死。

死后她冤魂不散,一直就在井里面,她的亡灵恨那户人家的大老婆(个案今生的一个同学),也怨恨这个当初把她捉到笼子里送给地主的农奴(也就是这个个案)。

后来有一世,他转世为一个小男孩时,经过那口井,那个女人的冤魂一下子认出他来,从此附在他的身上,一直跟随他到今生。

我再引导他继续往更早之前回溯,他看到自己和这位笼子里的女孩在另一世曾是一对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男女,他们后来结婚生子,非常恩爱,并相伴终老,后来,女人先于男人几年去世。他们去世后彼此都很眷恋对方。这一世的体验并没有什么怨恨,反而是充满爱意的一生。

再往更早之前回溯也是如此。男人是一只虾,女人是一只贝壳,虾喜欢贝壳,贝壳也喜欢那只虾,它们在一起。

后来回到今生,我再让个案观想光在自己右肾的部位,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个怪物的样子。我让他把这个女人观想到在他面前来,那个女人不再喊叫放我出去,但仿佛在怨他:为什么在前一世没有认出她来,还把她关起来送给那大户人家?!

他也觉得很悔恨,只怪自己当时无明,也只知道为了生计而考虑。女人感觉到了他的悔恨,愿意原谅他。

沟通到这里时,我以为她终于可以走了,而他的病也会好转了。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很痴情,不愿那么快就跟着光离去。于是,在这个个案沟通的最后,便有了这样颇具戏剧性的一段爱情告白

这个女人不愿离开,她对他说:希望下一辈子还可以跟你在一起。

这男人犹豫不决,说:可我也不知道下一辈子会是什么样子,我现在没办法决定能不能跟你在一起。

女人说:只要你真的想,下辈子就可以跟我在一起!

男人说:可我还是觉得下一辈子有很多的事都无法确定,我不知道能不能跟你一起。

这个女人不善罢甘休,不愿意离开。

于是,我问男人:那有什么是你现在可以对她承诺的吗?又有什么是你现在无法承诺给她的呢?

男人说:有些事情是我可以承诺的,有些是我无法承诺的。

我说:那你跟她直接表达出来。

他对她说:可以承诺的是我爱你,无法承诺的是未来。

女人笑了。

可以承诺的是我爱你,无法承诺的是未来!仅以这句话送给所有恋爱过的、正在谈恋爱的、尚未谈恋爱的男女朋友们。呵呵。)

 

她终于在光与爱中离开了。当他再次观想光在自己右肾的部位,我问他,你现在是否完全领悟到你的肾在告诉你的讯息了呢?

他说:是的,我领悟到了。

那你可以允许你的肾完全恢复好转起来吗?

他说,可以。

我又问他,什么时候会好呢?

他说,一个来月就会完全好起来。他还说他现在看到那个肾里面有很多很多的爱。

 

案例9:奇怪的恐惧症

个案M,是患恐惧症十几年的一位女士。她几年前开始学佛,会念佛号,也会看一些佛教方面的书。这对她有一些帮助,但对于她那么严重的恐惧症来说,还是没有直接的对治疗效。

那她怕的又是什么呢?怕车子。只要她一出门过马路的时候,见到车子就害怕。因为这个原因,她不敢出门,也没有工作。她说她无法出门去工作,只能在家里靠母亲的养老金生活。如果她实在有需要出门,她就只好在母亲的陪同下勉强走很近的路程。恐惧到极点的时候,哪怕只是看到了类似于出口的地方,没有车子出现也会让她身体紧张,担心车子会从出口飞出来把她撞死。

恐惧到这个程度,确是我从未遇见过,也无法想象的。

她本人是在外地,又因为如此恐惧,她根本就无法出门,也无法来深圳让我帮她做一对一的深层沟通。再加上她没有工作,也支付不起沟通的费用。

我完全没有把握能帮到她什么。

而我是在我们的qq群里遇到她的。她说最近她想到未来了,想到如果母亲死了她怎么办?她想找死的想法也很久了,最近更加强烈。但她又很怕死,没有勇气去死。所以每天活在恐惧中,不是恐惧车子,就是恐惧死。

她所在的那个城市很小,我找不到任何同学可以帮她。而她又是那么迫切地需要帮助。有一次晚上我又在qq上碰到她,我对她说,我不确定我能否帮到你,一点也不确定,但我可以试试用视频跟你做沟通,效果会怎么样我完全不知道,但我们试试看,为你做几次沟通,你觉得怎样?

她接受了。

正式开始沟通之后,她怕我不理解她那种恐惧,一直想跟我描述她的那种种恐惧,被我打断了。我让她回溯过往跟她恐惧有关的事件。

为了更好的效果,我希望她闭上眼睛完全放松去回溯那些事情,并反复告诉她现在是在屋子里,是很安全的。

她于是开始回溯。她想到有一次,自己初中的时候,他们学校有一个同学出车祸被撞死了,当时还没有放学,父母在家里听到邻居闲聊这件事,很担心是不是她被撞了,直到她回家,父母才放下心来。

过了几天,她又放学回家,在一条马路的路边,有一辆卡车呼啸着从她身边驶过去,她吓了一跳,跳到路边的一个台阶上,脑子一片空白,几乎一动也不敢动。这次惊吓之后她惊恐地回家,全身紧张,手脚颤抖。

这是她今生最早第一次受惊吓的事件。之后每次出门她经过马路开始感到恐惧,但还是能小心翼翼地应付着过马路。

一年之后,有一天,她过马路,走到马路中间,一辆摩托车后面载着人,从很远向她驶来,她也吓得在路的中间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看,全身僵直,脑袋里一片空白,那辆摩托车到她身边驶过去,她听到车上有人骂她找死。这句话一下种进了她的潜意识,她联想到后来自己总是想找死

后来再经过几次类似的经历,她就再也不敢怎么出门过马路了。

回溯中,她重新经历了这几件事,也释放了她内心的恐惧和身体的感觉。

这样,我们第一次在视频上沟通了两个小时左右。对于这样的沟通,她感觉还是有一些帮助的,尤其是她感觉这有助于释放她身体里的紧张和恐惧。于是,我们又约好第二天再继续沟通。

 

第二天,她回溯了她有一次去外面,虽然不是在大马路上,而只是经过一个单位的门口,她也突然地开始感觉到恐慌,觉得似乎门里面会冲出来车子把她撞死。

她描述她很恐惧时,就说仿佛那些车子就像是一个个幽灵会跑出来。

这时我让她观想光在自己当时的身体及周边,让她安心很多,并问她是否能感觉看到什么?她说她只是感觉到有幽灵一样。我让她继续观想光,并去那个所谓的车子的幽灵,问她看到什么。她起初说她看不到什么。

在视频上沟通,有时还会因为视频中断而听不到她的声音,我们不得不重新连接,她的感觉也被中断了好几次,这样的沟通过程就显得断断续续。

我并不期望她会很顺利地看到那个幽灵,进而很快就化解他们之间的问题,到底有没有幽灵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还算耐心,想再试试看。

以我的经验,越是离奇的事件,常常会碰到一些所谓的无形众生,跟他们可能会有些特别的前世因缘。这次也不例外,我已有这个预感。

我想,不论这次沟通有没有因缘帮助到她,对她而言,对我而言,都会是一份很好的学习。

我让她持续地观想光在那个幽灵上面。她再次地观想那个车子的幽灵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样子,而画面也慢慢浮现了出来,那好像是文革的时期,他看到一些红卫兵在批斗这个女人。我问个案说,那你自己当时在哪里呢?她说好像她自己当时像是个男的,好像是那些造反派里面的头头,大概二十几岁而已。旁边都是一些红卫兵小将们,都在批斗那个女人,让那个女人受尽了折磨。

我问个案,当时你们为什么要批斗她呢?个案说,那个时代就是那样狂热,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批斗她?她说她们其实都是无知的,为了执行上面的任务而已。个案还说,她后来看到那个女人的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没有什么办法,整个时代的气氛都是那样,她还是要执行她的任务。

我问她,那个女人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她说,那个女人受不了,回去后自杀了。

那一世后来你自己怎么样了呢?她说文革之后,这事情也慢慢过去了,她后来觉得自己在文革中很无知,晚年对自己在文革中的行为充满了悔恨。在她临终的时候,她仍感觉那个女人怎么也不愿放过他,因此她内心很是恐惧害怕。今生她已能感觉正是这个女人的魂识附体在车子上,让自己受尽了恐惧的折磨。

个案断断续续地清楚了整个事件的过程。我也为她松了一口气。看清楚这个事件,也意味着她们之间的因缘终于可以有了结的一天。

回看这所有一切之后,个案也已开始感觉到这个前世的女人对她没有那么多的恨了,在光里面,这个女人的脸开始变得柔和,变得友善很多,因为个案把她的受害经历说了出来,而且个案愿意向她忏悔。她也愿意原谅这个个案。个案愿意把自己所有念佛累积的功德回向给她,并祝愿她在光与爱里面去她想去的地方。

 

仅仅做了两次视频上的沟通,大约四个多小时,这个个案的恐惧症状得到了出乎意料的改变。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有时候,沟通的形式如何,也并不重要,如果因缘到了,沟通中发生什么,或是领悟到什么,对于我和个案双方来说,都像是一个礼物。

 

案例:精神分裂1

   个案C,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第一次来沟通是在父亲的陪同之下从外地赶来深圳找我做沟通的,开始时我并不了解她是精神分裂,只听说她与母亲在家里总是吵架,害怕与人交往,有想死的念头,对男人有强迫性的性妄想。那时候我对附体的个案做过一些,但不会太多想到这是精神分裂,所以当时也并未在意她在医院里时给她贴的任何标签。个案的父亲说,去了很多家精神病院看过,吃过很多的精神类药物但并不见效,状况时好时坏。

首次沟通只做了五个小时左右,有种断断续续甚至不成体系的感觉。前两个小时在沟通室内完成的,而后三个小时因个案不想去沟通室于是只好在客厅里面让她睁着眼睛帮她沟通。

这个个案虽然服用了大量精神类药物但其实回溯能力很好(这也说明,其实很多精神分裂的人大多是敏感体质,甚至往往有超常的艺术天赋)。个案刚开始被沟通的时候,叙述的逻辑性不是很强,说话时流露出的恐惧感比较多。

前置沟通的过程中,我努力让她慢慢放松下来,但仍然能感觉到她内心被某种巨大的无力感吞噬着。

我让她从最近发生的挂碍事件着手去回溯,她便回溯了几件跟母亲之间发生的冲突事件,似乎有种她想控制却控制不了的冲动,这种冲动纠缠她让她本人也感觉很痛苦却无法摆脱。而说是回溯事件,但充其量只能说是事件的片段,而从这些片段中我能大概了解到个案叙述的内容。

这几个事件大概经历了一次之后,个案回溯到小时候有一次不小心在厨房看到观世音菩萨的塑像感觉到很恐怖的经历,但我还未来得及问清楚她为何恐惧时她便跳到另一个事件里面去了,那便是她舅舅去世的事情。那时候她才八岁左右,父、母亲和很多亲人围在舅舅尸体旁边,她站在一旁看着,她听见母亲和舅妈的哭声,……

我正准备引导她仔细经历一遍这个事件的始末,却感觉她的声音突然变了,她改成了她们当地方言,讲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仿佛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我刚开始以为她是不小心说错了,于是让她再重复这些方言,并询问这些方言是什么意思,才了解到原来那是在说我不想死啊!”“我没有死啊!”“谁说我死了啊?之类的。很明显,这话像是她舅舅的语气。

我于是问她:你现在是谁?

她说:我是xxx,并且又说了几句方言,我听不懂。但我肯定这是附体的人说的话了。

于是我下了指令让个案回到自己的身体上来。个案仿佛一下晃神过来。当我确定现在说话的人是个案本人之后,我继续问她当时看到什么,她又说看到大家都在哭……

从她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我慢慢了解到她的舅舅是患病去世的,死的时候舍不得自己的老婆孩子,执着于这个身体和自己家人,以及自己当时未了的心愿:他要做一名好警察。这个愿望也因为去世了而未能实现。因此死后他的魂识不愿离开,附在自己当时才八岁的外甥女(个案)身上。

于是我让个案回到自己身体,并跟她说:你的舅舅死了之后没有走,附在你的身体上面,你愿意配合我帮助你的舅舅吗?

她说愿意。可是当我让她融入舅舅去表达心里的挂碍时,这个舅舅并不愿意离开,而且讲的话让我一句听不懂。几经周折询问,我才知道,舅舅执着的是自己的家人和未了的心愿。他不愿走。

我只好让个案自己去劝导她舅舅。我问个案说你还愿意舅舅附在你身上吗?让你和他都一直这样痛苦下去?

我让个案跟舅舅沟通,说这样的附体的方式并无法帮助自己的家人,反而是连累了家人,也无法让舅舅达成活着时未了的心愿,却让大家都十分痛苦。

个案说着说着声泪俱下(她实在被附体折磨的太痛苦了)。她也劝舅舅跟观世音菩萨去极乐世界(我已知道她家族有拜观世音菩萨的传统),之后再乘愿再来,来实现他今生未了的心愿。

经个案本人的劝解,舅舅终于答应要走了。当个案观想光送舅舅并祝福他离开了之后,个案脸上终于绽开了难得的笑容。

这个个案第一次来,只做了五个小时(另外两个半小时我针对她的强迫症做沟通,也有明显的改善)。之后我想继续第二天为她沟通,可是个案本人却不想做,表现出某种阻抗来。主要是她认为自己这次来这里的目的达到了,主要问题解决了,而实际上我感觉到她的内心似乎仍然还有某种害怕,似乎不敢面对某些事情。但我也只能尊重当事人自己的意愿。

后来过了半年左右,个案第二次来深圳找我,我已经是一名专业的沟通师了。她主动联系上我,说第一次沟通之后已经好了很多,但仍未完全脱离药物,跟母亲仍然会因为某些事情争吵打架。她也表达说很后悔上次沟通后没有听我劝告留下来做完十小时才回去,结果回去后和妈妈战争再次爆发。这时候,她的语言表达已经很有逻辑性了,而这次来深圳也是独自一人来,不用父亲做陪伴了。

这第二个单元的沟通她总共做了近二十小时的沟通,她抱定了不沟通好、不解决自己的问题就不回家的决心。而我看到她这次来确实好转很多,也对她的状况抱有信心。

这二十小时除了沟通她的精神疾病外,还沟通了她的强迫症、深度近视、财富障碍等问题。在这里仍然继续要说的是她的精神病是如何透过沟通好转的。精神病的沟通是在她来的第二天,她说她昨晚失眠很久,睡不着,只好服用了一粒药,才睡下了。她很担心这次来沟通是否可以完全好起来,我劝她先把这个想法也暂时放下,完全信任自己。

我相信在沟通过程中出现任何阻抗其实也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就从她失眠的这事件去沟通。在她对昨晚失眠的叙述中,我理解到,她睡前有幻听幻觉而很想逼迫自己不去听,才让自己睡不着觉的。

这时候我感觉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于是让她观想光在自己身体的周围并去感觉身边是否有其他无形众生存在,她果然发觉有一个黑影在旁边,让她融入去理解这个黑影跟她有什么因缘,她才发现那个黑影原来在她出生之后就一直跟随她到现在,是她的亲生哥哥。她的这个哥哥比她要出生早两年,却因为早产,营养不良,当时家境贫穷,因此不到两月便死去了。

我让个案融入哥哥的灵体去经历哥哥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过程,她了解到原来哥哥胎儿期在妈妈肚子里十分辛苦,家里缺少食物导致妈妈身体虚弱,胎儿也营养不良,不到八个月哥哥便出生了,生下来之后听到外婆在说:这小孩身体这么小,恐怕活不了。舅妈也在说:这么小,还不如把他送给别人养。这些话都让哥哥感到十分痛苦,身体又太虚弱了,不久就感觉自己离开了肉体,没有活下来。死的时候,他对父母和家族的人有点记恨,恨他们没有让他活下来,这样的执着让他不愿去投胎。等到父母再生下一个女儿(也就是个案)时,家里生活条件开始好一些了,这个哥哥的亡灵心想:你们不让我活下来,我也不让你们日子好过。于是整日纠缠在自己妹妹身上,不愿投胎。这个个案平日有很多强迫性想法也来自于这个哥哥的亡灵,难怪她总是有身不由己的感觉。

如何化解这个哥哥的一念执着?

我引导这个哥哥往更早之前去追溯,他发现自己投胎之前的前世与自己今生父母还有亲因缘,今世父母当时还是一对两小无猜的小孩,这个哥哥是其中一个孩子的爷爷,他们拿了爷爷的钱去救济周围的穷苦邻居,结果老爷爷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心里恐慌不已。直到后来有邻居登门致谢赞扬那两个孩子,他才知道是两个小孩拿了他的钱去救济别人了。这个爷爷这时心里很是快慰,为两个小孩感到自豪。爷爷去世之后,两个小孩也长大并结婚了,爷爷选择投胎成为这两个小孩的儿子,想去报答他们,也想体验更多的爱。只是没想到今生投胎时没赶上好时辰,两口子的日子过的太苦了,结果他在妈妈肚子里也营养不良,出生后很快自己便夭折了。

因爱反而生恨。

当个案融入哥哥看到前世今生的这些事件后,几乎不用劝导,哥哥就主动表示说自己到了该走的时候了,并且要个案好好照顾好自己的父母亲,并且说自己往生极乐世界后也会保佑他们全家人。

个案非常开心,送走哥哥的亡灵之后,我再引导她去预观未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再有幻听幻觉了,也不需要依赖药物了。后来据说当天晚上她也睡的很好,不再失眠。

这个个案是我所做过的精神分裂个案中较为典型的一个。类似的个案统计下来已经有十余例。有些情况没有这么严重的,但性质都有类似之处。有的个案是被自己堕胎的婴灵附体的,还有个案是被前世的冤亲债主附体的,也有个案是被奇异的外星人(是所谓高灵呢)附体的,每个个案都有不同的身心症状,轻重程度也不同。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重症的精神分裂者都往往有多个外灵附身或纠缠。

很多个案来沟通之前都服用过长时期的精神药物,有的也去过精神病院住过院,但这些方式几乎都无法真正根本上解决问题。通常去精神病院花了很多钱,换来的常常是用一大堆药物控制自己的肉体,更有甚者,在精神病院里面反而得到了很不人道的对待。(我本人也曾在精神病院工作过一段时间,也了解在医院里面一般会是怎样的情形。)

还有些人会在求医无效的情况下,去找神婆或术士做一些法事,通过通灵、持咒或画符的方式驱逐那些附体的灵体,偶尔有效,却往往也不是根本的解决,效果要依照助人者的修为深浅才能决定。常常有一些跟个案有因缘的灵体虽然被持咒者暂时驱赶走了,可是持咒者走了不久,那些灵体往往又再次附身在个案的身上。

迄今为止,我所了解的是,在传统的心理治疗这个领域对精神分裂症的处理除了转诊到精神病院住院进行药物控制之外,很少有其他办法。所以,找专业沟通师用唯识深层沟通的方式,来帮助精神分裂个案化解附身灵体的执着,确是一个经过验证的有效的方法。

在这里,我也将陆续披露两个我用深层沟通的方法处理精神分裂的个案案例,以期让社会上更多人能更同体大悲地关注理解这类患者们的问题和命运,更不要再从怪力乱神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个案。也呼吁大家,不要用歧视的眼光来看待精神分裂症患者或其他精神类疾病患者。因为,某种程度上,很多的精神分裂的个案恰恰是承担了家族中某些常人无法理解、无法承受的重担牵连纠葛

 

 

案例:精神分裂2

个案J,也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性,由母亲带来做深层沟通,当我在听她母亲向我介绍时,我也在观察她这个女儿,当时并不知道她是被诊断为精神分裂,只是觉得这个女儿在妈妈说话时仿佛整个人不在场一样的感觉。她似乎抽离了。

跟这个女儿做沟通之前,让她填写个案资料时,我看到她在现有疾病栏那里写了精神分裂症,细问还知道这个个案也去过好几家精神病院,吃过药,住过院,还对脑部打过针,但都不能彻底好转,反而大量吃药造成了她现在有严重的胃溃疡。

这时的我已经对精神分裂个案有一些经验了,因此并不畏难,这让我能比较放松,抱着随顺因缘,并没有预设任何想要治愈她的想法。

这个个案的回溯能力也不错,主要症状是幻听幻觉,当她幻听幻觉的时候,整个人完全专注在那些声音上,好像完全灵魂去了另一个世界一样,没有多少现实感。正因此,对我的挑战是需要具备足够的耐心。(你需要具备更多耐心,这句话也是个案沟通过程中她本人告诉我的,我印象深刻,感觉反倒是个案在引导我一般。)

我引导她进入回溯状态后,让她去回想最近挂碍的事情,她想到了与老公之间相处的情感上的事件,她释放了一些心里压抑了的委屈,之后再往更早之前追溯其他类似的事情,她便说没有了。上午的沟通于是暂时告一段落。似乎我的守护灵让我通过一个上午的时间先让我对个案有个初步的了解。

下午的沟通开始后,她开始说她挂碍的事情就是她的精神分裂,她担心她的病让自己生不了孩子,会影响和先生的感情。她的叙述逻辑性还可以,只是经常会整个人愣住了一般,我问她在想什么,她摇头。她有时发愣得比较久,才回答我的话,而我往往要唤她名字她才能回到我面前一样。她确实是很抽离的。

我耐心引导她到今生第一次发病时,她去到了自己读初中的一个早上,她在家里睡醒,发觉无形中有人在她耳边讲话,讲一些骚扰她的话,我问她听到了什么,她不回答我。我再耐心地反复问她听到什么。她沉寂了一会,才说:没什么,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于是我让她去理解当时说话的是什么人,她说是一个妖精。

我问她:再看看,有几个妖精呢?

她说只有一个。但过一会,又说,外面还有很多,都是些孤魂野鬼而已。

不了解的人或许真的以为她发病着呢。我详细问她总共有几个妖精,她说有十二个。我信赖她说的,就这样继续保持沟通。我问她:这些妖精为什么骚扰你呢?你往更早之前的前世去看看跟他们有什么因缘?她说这些人跟她没什么因缘,但跟她妈妈有因缘。因为她妈妈今生阳气比较重,这些孤魂野鬼无法对妈妈附身,就只好纠缠个案自己,而且这些妖精仿佛很记恨她妈妈,还带着某种诅咒,不想让个案好过,而个案她自己是天生很敏感的体质,所以一直被他们纠缠。

我让她跟妈妈一起去到更早之前找找看发生了什么具体的事件。她看到妈妈与这些妖精们的一些因缘:

有一世,妈妈是个漂亮女人,而那十二个妖精都是一家妓院的妓女,在街上看到这个妈妈,都很嫉妒她妈妈的美貌,而后来这些妓女都在战乱中被一群兵匪强暴并杀死,死后都没有投胎,嫉恨并诅咒这个妈妈。

更早之前,有一世,个案的妈妈是一个村姑,这十二个人也是村姑,同样是嫉恨她妈妈长得好,并嫁得好人家,而她们的命运则都不太好。

在更早的一世是唐朝,这个妈妈是当时一个贵妃手下的丫鬟,而那十二个妖精当时是一群将士,他们都很喜欢这个丫鬟,可是后来有了战争,这十二个人去了战场都战死在沙场,结果死了之后没有去投胎,却对这个丫鬟有很大的仇恨。

她断断续续地叙述,我听到这里,隐约有种迷雾般的感觉,似乎她妈妈与这些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仍不是太明朗,因果关联也不清晰。我仅仅能了解到的是这个个案是因为妈妈与这些亡灵有怨仇而受到牵连,才有了这个疾病。

一天的沟通就这样结束了。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中断了好几回,感觉似乎离解决问题还很远。我决定耐心等待机缘。我们约好第二天继续沟通。

第二天,我决定从她今生首次发病的时间点重新带她去经历所有的事件。个案比较配合。当她回溯到个案初中发病时,她说,这些妖精不是最主要的,好像她们幕后还有人在操纵她们。她这样说让我暗自惊讶,没想到这事件还会有一些曲折。

我问她说,这些妖精后面是谁在控制她们呢?她说不知道,只是隐约感觉到有一个人,是个女的。我说,那好,你观想光在那个女人身上,去融入她看看,去理解下她到底是谁呢?跟你和妈妈又有什么因缘?

她又看到妈妈在唐朝做贵妃手下的丫鬟那一世,这个新冒出来的女人同她妈妈原是情同手足的姐妹,也是一个丫鬟。(为了便于叙述,我下面称个案妈妈为丫鬟A,这个女人是丫鬟B。)原来,丫鬟B爱上了那十二个将士里面的其中一个将军,而这个将军喜欢的却是丫鬟A,而丫鬟B有一天知道了将军喜欢丫鬟A时,认定是丫鬟A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男人。不久战争爆发后,将军战死在沙场,而丫鬟B便上吊自杀了,自杀时对丫鬟A起了很大的嗔恨,发下咒誓,要向丫鬟A报仇,一念执着让她自己没有投胎,并纠集了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将士的孤魂野鬼,就这样纠缠了她好几世。

到这里,我才了解到了来龙去脉,觉得事件有了比较清楚的因果关联。我让个案去融入那个丫鬟B当时的内心,去理解她当时的感受和想法,也让这个丫鬟B去融入丫鬟A当时的内心。彼此了解当时各自的想法,才发现原来是一场误解,当时丫鬟A并没有跟她抢夺她喜欢的这个男人的想法。丫鬟B释怀了,反而对A生出了内疚,并愿意忏悔自己的罪过。丫鬟A也愿意宽恕她,彼此表示不想再纠缠在这样一段痛苦的过去里面。她们在光中彼此化解了仇恨,放下了所有的怨恨和执着,彼此拥抱、彼此祝福。我让个案观想光送这个丫鬟B带着所有的那些孤魂野鬼们都往生到极乐世界去。到这时候,这个个案的主要问题才终于得到解决。

整个过程中,我对个案没有评判,只是耐心地陪伴她,随顺她们的因缘。

这个个案让我加深了对精神分裂这类个案的理解,或许正因为她们比较敏感、专注,活在自己独特的世界里面,才更需要常人一份善意的理解吧。

虽然这些个案的沟通中,我们常常体验到的是一种断断续续,显得没有逻辑和条理的感觉,有些人甚至可能会觉得这样的沟通过程和林老师视频上拍摄的不一样,显得不那么完美,但其实这都是正常的,那往往是因为个案本身受到药物和附体的外灵干扰,双重影响下的结果。我认为这不完美恰恰是完美的。

作为一名沟通师,我们要学习到的是有足够的耐心,像海洋般的耐心。换句话,心量要大。用一句系统排列创始人海宁格大师的话来说:治疗师要在自己的内心给所有的人一个位置,即使那个人是个谋杀犯,只有这样,你才可能对个案有所帮助。心量越大,帮助个案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http://www.ling5.net

领悟心灵成长中心微信号:ling5net
深圳市领悟心理咨询中心微信二维码

吴中立的博客(sina)
吴中立的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