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ing5.net

领悟心灵成长中心微信号:ling5net
深圳市领悟心理咨询中心微信二维码

 

吴中立的博客(sina)
吴中立的QQ空间

 

心灵沟通问与答:心灵沟通与中医有什么关系?

问:心灵沟通跟中医或其他治疗方法有什么关系?

 

答:至今为止,每一种疗法都是针对人的疾病在身心灵三个不同的层面做出的某种努力,想要达到改善症状的目的。只是这些疗法的理论基础大都对身、心、灵三者大都是采取一种割裂主义的观点,不是全面而整体的视角。这就导致,——虽然每种疗法的角度和观点都各自有所不同,但普遍上都属于是要把疾病看成“敌人”要去战胜它的一种对立观点。

 

而这也是心灵沟通体系跟任何现代医疗体系的最大不同之处。心灵沟通重视倾听疾病,而且是“无分别”地倾听。只有传统老中医们也都比较重视倾听疾病。这可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共通之处。也有很多心理疗法会强调倾听,但大都是“有分别”的倾听,是有限的倾听。

 

为什么会需要倾听疾病,因为我们的身与心,不是“一”,也不是“二”,是“不二”的关系。

 

心是可见的身体的另一种说法,是身体的延伸,所以心灵沟通,就是中医的最高阶段——治“未病”的阶段。

 

我们都应当听说过中医最著名的观点:“上医治未病”,意思是身体医学的最高阶段是治疗“未病”。

 

何谓“未病”?病的症状未显现出来之时,称之为“未病”,也即是心也。何以故?因为身体的疾病在显现出来之前的阶段就一定体现在心识上,一切疾病未显现出来之时的表现即是我们偏执的心识相貌。以身心互依、互相转换之故,治疗“未病”就是治心。

 

只是现代人在中医实践中常常会忘记这一点。忘记了要倾听疾病,就会变成是跟疾病对立,那就不是在治疗“未病,都在治疗“已病”。现在几乎所有的医疗体系都是在治疗“已病”,而治疗的方式无有例外地是去同“已病”进行对抗,想“赶走”那些所谓的“已病”罢了。这虽然不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倾向,却是非常有所局限的倾向。

 

心灵沟通问与答:心灵沟通跟能量治疗或者“气功”有什么关系?

问:心灵沟通跟能量治疗或者“气功”有什么关系?

 

答:心与气是不二的,正如性与命也是不二的。这意味着,身体能量与我们的心识也是全息对应的关系。

 

中国传统文化里面,能量就是所谓的“气”,能量疗法就是“气功”。不论你现在是把它叫做“灵气”也好,或者 “宇宙能量”也好, “瑜伽”也好。

 

但是如果能量疗法只是针对某个人的身体局部在工作,并没有跟其内在心识有所连结,那么这样的治疗其实仍会是非常局限的。以道家的角度来看,这还只是“炼精化气”,是在一个初始阶段。

 

仅仅只是这样做治疗的话,结果就有可能不够究竟圆满,甚至如果你强行要用“气”来治别人的病,会导致发生疾病业力的转移而非真正的转化。

因为真正的转化,还意味着“炼气化神”以及“炼神还虚”……

 

所以,真正的能量疗法,并不纯粹是可见的肉体的疗愈,更是无形的心的疗愈。当然,我们这里说的“心”,指心识,也并不止是普通心理学的那个层面。

 

所以没有在“心”的层面发生一些领悟,没有心灵层面的进一步修炼的话,也就是 “沟通”或者说“修通”,只是能量在一时被引导的情况下发生了转变或流动,也不一定是可靠而长久的。

因为人们的心总是很容易就会形成习性反应,而把一个人的“气”导引到习惯去的地方。

 

所以,真正懂得能量的人,必然知道修心即修气(能量),不会把这两者割裂开来看。

心平则气顺,若心不平却想要气顺,当然不可能。

故而,能量医学的最高阶段,其实也是心灵沟通。

 

 

心灵沟通问与答:学习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问:学习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答:在以往,学习的最好方式,被认为是你要完全专注于你要学习的事物。然而现在不是这样了。

仅有专注可能仍然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打开。

 

打开什么?打开你的心灵。从你的个人意识中心扩展至潜意识、集体潜意识,乃至于整体意识层面(大我、道、系统)。

 

当你的意识(阳)从潜意识(阴)的层面扩展至整体意识(道的层面),这样一来那你就超越了潜意识。

 

潜意识是既定的,过去的,固有的,而你的意识所到之处则是未来的,充满不确定的。

潜意识是命,意识所到之处就是运。

 

整体意识呢,她?他?它?……则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

 

整体意识,超越于你的个人意识和潜意识,超越了个人良知或集体良知意识,超越了凡圣,超越了三界,超越了命运的束缚。

她(他?它?)是你的本来面目。

 

 

 

【系统排列】问与答:有关因果病、业障病,想听听老师的见解?

问:有关因果病、业障病,想听听老师的见解?

 

答:基本上所有的病都可以说是因果病,也可以说是业障病。因为只要你说到业力,那所有的疾病都有关系,所有的疾病所传达的都有业力的讯息。

 

当然,业力并不能完全说是业障,只是因为跟疾病联系到一起了,我们常常觉得它不好,所以就把它看成说是业障,当然你可以把它可以看成是一个伙伴,甚至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天使,或一个信使啊。这里的关键是我们不要去对抗疾病跟业力,而是要学会去倾听。

 

学会与道同行,去倾听疾病之言。当我们能够与道同行的话,我们就会跟业力站在一个伙伴关系上面,你就不会去对抗它。那么疾病的业力就会指引你,为你找到一个疾病的解决之道。

 

而你对抗它,它就变成更大的业障。这是最根本的业障。因为你没有去倾听疾病的业力讯息。

 

疾病背后联结的是一份业力的讯息。用佛家的说法,业力就叫做因果。业力有可以有很多的划分法,例如身口意业,善业恶业无记业,个人的业力和共业,自业他业,净业染业等等,这都是关于业力不同的划分方法,甚至唯识宗把业力划分为八识。这就更细致了。这个部分我们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探究。

 

 

【系统排列】问与答:做了个案,就可以摆脱某个疾病或问题吗?

问:请教一个问题,我有个同修的哥哥一次次赌博借高利贷,这位同修一次次帮他处理,已经折腾了***万,同修很烦恼,这个事可以通过重塑疗法探索吗?

答:如果你的同修是第一次做个案探索,参加家族排列工作坊比较好一些。而重塑疗法比较适合有点个案基础的人。

问:是同修还是他哥哥本人来做(个案)呢?

答:都可以来。这种议题属于共业议题。所以,他们一起来,或者其中一个来,都是可以有帮助的。

问:有过类似的案例吗?

答:《吴中立的家排治疗手记》中有记载过类似的案例。

问:像这种瘾的问题,做了个案可以摆脱吗?

答:做个案如果是以摆脱一些什么为目的,那会适得其反。我的经验是这样。

 

做个案是从瘾癖(很多时候也可能是其他的疾病或问题)中去学习她生命里很重要的议题。但结果如何,我是不会去过问的。如果我在意的太多,那就意味着我有权去干涉他们的命运。那就不是与道同行了。

 

做完个案之后,灵魂也会需要一些时间继续运作下去。我们若出于好奇想要过问太多,这份出自头脑的想法,常常会打搅了灵魂的运作。

 

问:瘾癖的原因是什么?

答:有重大瘾癖的人,通常家族中有某个重要的父性成员被严重排除在外。但这些你都不能直接告诉案主。因为直接告诉他那是没有用的。他需要的是去经验这个探索和领悟的过程。

 

 

 

【系统排列】问与答:对于只想玩游戏……,完全不想学习或做其他事的孩子要怎么对待呢?

问:老师,对于只想玩游戏,吃好东西,睡懒觉,完全不想学习或者做其他事的孩子要怎么对待呢?

 

答:那最好是建议父母做个案或者去上课、成长。孩子是家庭或父母的镜子。

父母常常会想拉你们这些助人者一起改变孩子。却不知道最好的方式是改变自己。所以助人工作的第一步是引导父母。

 

父母是抗拒改变的,孩子出现那些所谓的问题其实也是潜意识想改变父母。

 

只是孩子这么做想要拯救父母或改变父母,通常是失败的。这也是为什么问题会在孩子身上呈现出来。

 

所以,孩子的问题是因为他们爱父母。家排里面这份爱叫做“盲目的爱”。如果还能看到更深一些,这些父母也可能跟他们的孩子一样,也是想要拯救或改变他们自己的父母。这就意味着有更大的系统牵连在里面。

 

问:所以说,孩子更爱父母,对吗?

 

答:不是“更爱”,而是孩子本能地爱父母。这是出于个人良知的爱,不惜牺牲了自己为拯救父母。所以孩子没有意识到这样的爱是狭隘而盲目的。而作为系统良知却不允许一个孩子表现得比父母还要“更大”。系统良知的运作便是会导致孩子的努力是失败的。

 

所以,无论是父母或是孩子来做个案,都有他们需要看见的“功课”。

当然,无论是跟谁一起工作,助人者也要学会尊重一切可能会呈现出来的父母的阻抗、系统的阻抗……

 

如果父母不想改变自己,只想治疗孩子的话,这就是活生生的阻抗。

 

 

 

【系统排列】问与答:如果先生有问题,太太能不能代替他来参加家排或做个案?……

问:我看了老师的书,有个问题想问下,某人的问题必须由某人自己来做个案(参加家排工作坊)才行,对吗?例如先生有问题,太太不能代替他通过家排来排列与和解对吗?更明确一点说,比如爸爸生病,我去沟通,体会爸爸的感受,体会疾病的声音,然后扮演爸爸跟疾病和解,这个不行的是吗?

 

答:是的,通常是这样。原则上,谁有问题(谁感受到问题的困扰),由谁来做个案。

 

除非是特别情况下他无法来,可以由直系亲属代替他来做排列或者做沟通(共业沟通法)。特别情况是指当事人有某些重大疾病、或年龄太小等原因无法来参与;这种情况下也可以看成是当事人在潜意识里或这个系统里有严重阻抗的一种表现。

 

所以,一个人能否代替某个家人来做个案,或者说能否得到真正的帮助,是不能一概而论的。这就要看来做个案的人是否尊重了“序位”法则,也要看助人者是否能够“与道同行”等等因缘。

 

太太能否代替先生来,或孩子能否代替父亲来,从“序位”法则来说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了,也已经呈现了很多当事人需要去“看见”的东西了。

 

对于排列导师或课程主办者来说,该邀请谁来参加工作坊做个案呢?当案主的问题大都是属于共业问题的情况下,那涉及到这份共业关系里的每个人如果都能来做个案,无疑是最好的。如果无法全部都来,其中的谁来做个案,也都是可以对其有帮助的。

 

毕竟,家排的场域是针对共业系统(也就是我们说的“关系”)来做个案。如同一段绳子“此端”的改变会引发“彼端”的改变。

 

【系统排列】问与答:为什么有些问题是不用回答的?……

问:请问,常见的重压之下,人容易肥胖,和很难减肥,这个现象的潜意识程式是什么?

答:这是谁的问题?是你自己吗?

问:不是。是一个用oh卡显示出她身体问题的人。解读出来的信息是事业上压力很大,很大重担。

答:既然明明是他人的问题或重担,为何不引导她自己去探索呢?如果这成为了你的问题,为何不引导你自己去探索呢?

问:因为不是我的案例,我看别人的案例。

答:别人的案例是不能随意去分析的,就像别人的房子不能随便进去参观一样。

因为房间里面可能会有……

 

问:分析是复制案例的分析,不是我自己分析。

答:那又有什么意义,就跟说一个外星人的闲话一样。

 

问:那看别人的案例有意义吗?

答:你是外星人的话,当然是例外(哈哈)。

提出一个好的问题,自然会有启发性,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而有的问题只是出于提问者个人的好奇。那问题便是没有能量的。

 

如果你是助人者,每次当个案问问题都是你这种,而你都想要去回答的话,结果会如何呢?

不过你还是提了一个好问题,因为我回了你一个好的答复。

 

问:老师,我不是很明白,能否细说?

答:细说不得,要去感知。

 

问:如果提问者带着好奇心提问题,可以不必理会?

答:好奇心会害死猫啊,没听说过吗?(哈哈)

我不想成为被害的那只“猫”。

 

问:你是指我这样介入了案主的业力?

答:自己悟。

 

问:可是有疑问的人或多或少都带有好奇心?我们是做***婚恋辅导的,几乎每天都有人在问问题,而且解答也是我们比较重要的工作,这样会怎样?

答:要知道哪些问题是可以回答的,而哪些问题是无需要回答的。这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倾听一个问题,意味着倾听那个问问题的人。当提问题的人的心灵准备好了的话,他的问题才会是有灵魂的。否则就不需要回答。问题解答也是这样。

提问题跟修行是一回事。好的问题可以引领你,助你成就,找到解决之道。

 

问:我没听懂。

答:难道我一直跟外星人在说话?(哈哈)

 

问:是啊,有些女孩会重复问差不多的问题。好像听不懂,这样就无需再回答了吧。

答:内心没有准备好的人提问题是无意识的。她们只是在问题的表象上不断打圈圈。并不是真的想要得到答案。内心甚至是在抗拒真正的答案。那你怎能回答她们呢?

 

问:是的,害怕面对自己。有时候我会判断一下对方是否值得我帮助,算不算倾听?

答:他们提问题提得比正常人还要多。但却不断地在描述那些问题,强化他那些问题。甚至让有些没用经验的助人者感觉不到方向。对待这些问题甚至不需要听,可以打断他。这反而是一种有力量的回答(回应)了。

 

问:是的,有时候我会直接告诉对方,我只帮助认真找对象的姑娘。

答:哦,有很多姑娘找对象不认真?(哈哈)

问:我从外星人变成地球人了。

答:哈哈……

 

【系统排列】问与答:一个人承接到了另一个人的愤怒(情绪),该怎么办?

问:“愤怒的对象通常不只是由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例如愤怒由母亲转移到孩子,而女儿从母亲那里承接了对父亲的愤怒,她不会发泄到父亲身上,而是转而发泄到她自己的丈夫身上……”(详见《海宁格谈五种愤怒》)

我女儿对她男朋友脾气好大,所以我担心她是承接了我当年的愤怒。这种愤怒怎么解?女儿若是承接了我对丈夫的愤怒,怎么办?

 

答:是的,在家族系统里,这种情绪感觉的“双重转移”是非常常见的现象。愤怒有时会是属于这种承接感觉。

 

女儿如果从妈妈那里承接到她对父亲本该表达却被压抑的愤怒,她会不自觉地把愤怒投射到另一个人,——通常是女儿自己的丈夫身上。

如何处理承接感觉?

 

最重要的不是去宣泄它,而是借由看清楚它是从谁那里承接了这种感觉,并学会尊重这个原本该表达愤怒的人。

 

在这个例子里面,女儿要学会尊重母亲的命运,还要学会尊重父亲的命运。有些例子里面则可能是要学会尊重另外的某个家族成员、某个祖先的命运。

 

尊重对方的命运,和命运里面所承担的业力,可以解除认同。

 

如果作为母亲有这方面的担心,她也能通过参加家族系统排列来看到自己的愤怒是该向自己丈夫表达的,或是她也是经由承接某个人而来的。借由自己的成长和领悟,也能避免孩子承担不需要承担的东西。

 

 

 【系统排列】问与答:排列里所呈现的,似乎跟我的现实完全相反,这该怎么解释呢?

问:做系统排列个案时,我所观察到的移动,似乎跟我现实里的情况存在差异,甚至完全相反,这该怎么解释呢?

答:是的,这不仅是正常的,而且也是系统排列个案过程中最常见的现象之一。

 

我们肉眼所看得到的是一种真实。而潜意识层面运作的又常常是另一种真实。前者是表面的真实,而后者则是内在的心灵的真实。

 

我记得,海宁格在遇到很多个案在描述问题时也常常说:“我敢保证说,排列所显现的真相常常跟案主这里描述的,会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听他们说,因为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相的话,那他们的问题其实早就已经解决了。”

 

做家排个案,我们要探索的正是案主潜意识层面的真实,而且是潜意识里面最深的真实(我们把它叫做家族集体潜意识)。

 

所以我们的意识扩展到更大的层面,我们就能够洞见更大的真实。

 

举个例子,在一个工作坊里,有位女士要探索自己跟女儿的亲子关系议题。我们排列出她,还有她先生、女儿的时候,女儿的代表站在她父亲(这位女士先生)的代表身边,非常爱她的父亲,而案主自己的代表则站在离他们父女俩较远的位置,并且看向系统之外的另一个方向。

 

这时,这位女性案主表示说,这个排列呈现的画面,跟她平时看到的情况完全是相反的。她说在现实生活中女儿跟她父亲完全是非常对抗的,反而跟妈妈(案主本人)是比较亲近的。

 

她问我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的回答是:这很正常。你看到的是表象。而排列所呈现的是你需要去看见的真相。表面上,女儿对抗父亲,潜意识里面却是在认同父亲、追随父亲。一个人越是对抗什么人或事物,就越容易认同他所对抗的人或事物。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合理不过的事了。

 

【系统排列】问与答:做家排导师,会不会承接到或者背上案主的业力?……

问:我周围有不少学佛的朋友和师父,当我告诉他们什么是家排的时候,他们比较担心说,你们家排导师会不会承接到或者替案主背负他们的业力?

 

答:我能理解国内一部分人尤其是学佛的朋友对家排或家排导师的这种担心,一方面他们对因果业力一贯是比较敬畏的,一方面他们也对家排工作这一新事物不太了解,加上目前国内家排导师们的资历、水准也确实良莠不齐。这就容易造成 一定的误解。

 

那我能有什么好说的呢?成为国内家排导师里面的一员,“被误解”可能也是个无法避免的、要承担的“共业”了。(哈哈)

 

问:在一些人眼里,家排(家排导师)就跟民间传统的“算命先生”,或风水师,乃至巫婆神汉一类的“职业”等同起来,家排师的工作就好像是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这些传统行当里面,人们也很容易联想到“给别人算命的人,大部分自己的命都不好”,“泄露天机”等各种似是而非的论断。还有人甚至会举出很多高僧大德在弘法利生的时候也背上了众生业力而生病的例子,来坚持自己的观点。请问老师您是怎么看的呢?

 

答:抱着这种不明就里的“敬畏”,却又不愿意真正敞开心灵、去对“家排在业力方面是如何工作的”去做具体而深入的了解,只知道一味排拒新事物,我也认为这不是一种明智的态度。

 

学佛人对社会上各种助人的职业最好是不要抱持过于草率的批评或论断,这也是不懂得尊重众生业力的一种表现。有的人甚至因为自己有害怕犯错、怕承担众生业力的心理而不敢去发心助人,这反而是有违大乘佛法的精神,而让自己变得小乘。

 

我们如果真的要谈因果业力的话,试问这世界上有任何一份工作里面是没有因果业力的吗?

 

比如,做父母的如果做不好父母,会不会承担因果业力呢?做一名老师或医生,如果做不好却因此获得收入,他们又会不会承担学生或患者的业力呢?哪怕是个普通人,如果做不好他这个人的本分或事业,他又会不会承担某些业力呢?……

 

所以,一切事业里面哪会没有业力呢?众生业力是需要尊重和敬畏的,却不应该因此而成为某种借口,而阻碍自己对新事物去敞开心灵。

 

问:作为助人工作者,对案主的业力我们除了敬畏,还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才是最合适的、也最能帮助到对方呢?

答:要尊重案主的业力,做个案,本身就是在尊重案主业力的基础上,去探索疾病或问题背后的业力是如何运作的。

 

所以,我很少会说我要去“治疗”谁的病,我常常在做个案时说得最多的是“一起去探索”这几个字。在这个过程中,你能帮助一个人了解业力的本质,也就能够超越业力,从业力中解脱。这跟大乘佛法里面谈到的“敬畏因果业力”,一点也不违背。

 

如果你是从事跟佛法相关的事业去助人,那想必一定了解:在佛法里,象征一切众生业力的是哪一尊菩萨?是的,地藏菩萨,他象征一切众生的业力。如果能够尊重每一个众生的业力,便是在礼敬地藏菩萨。通过深入了解地藏法门的精神,你也能了解因果业力的本质。

 

我想家排工作者的态度也是一样。海宁格大师也曾经说过很重要的一句话:

 

如何终结业力?光有好的良知是不够的,因为业力是超越好的良知的,光有好的良知无法穿越业力,例如从家族系统排列中常常看到孩子出于好的良知而想要承担母亲的业力,可是却无法真正解决这个业力的问题,无法真正克服业力。

道把业力带到一个好的解决之道。

 

这也就是告诉我们为什么助人者要“与道同行”,才能既帮助案主穿越他们的业力,又能够让自己避免承担案主的业力。

 

我一直把海宁格的这句话放在我自己心里。也送给所有立志于做一名家排导师的人。这句话是一盏指路明灯。

 

问:那传统的算命、看风水,以及通灵的人,这些职业您是怎么看呢?

答:哦我尊重他们的命运,也尊重他们背负的、或承接的业力。

 

 

【系统排列】问与答:收费会让家排师或助人者承接到案主的业力吗?……

问:有人说,收费会让家排师或助人者承接到案主的业力,这样的说法对吗?会不会承接案主的业力,这跟助人者是否收费,有没有必然的关系呢?

 

答:从事心理治疗或咨询顾问服务的助人工作是一种职业,也是一门技艺,在我看来如果一直不收费,反而是更不道德的。因为这违背了施与受的平衡法则,也无形中破坏了这个行业发展的规则。适当的收费,是让施与受能够平衡的表现,这是符合“道”的。

 

因此,收费本身并不意味着业力的转移,而收费是否导致了施与受的不平衡,这才会导致业力的转移。

 

问:我自己也有一点体会,以前一直很热衷于做公益免费的咨询和活动,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自己就没有什么动力了,感觉自己的能量被耗竭了似的。这是为什么呢?

 

答:这是必然的。这就是施与受不平衡所导致的结果。

 

甚至可以说,助人者在不收费时会比收费时承接到更多案主们的业力。因为收费而阻止了一部分人把业力转移到助人者身上。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收费这个制度反而更有助于助人者事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所以在心理咨询这样的行业里,收费的咨询服务,相比不收费而言更值得政府部门的鼓励、支持和赞助。

 

问:身边还有些学佛的朋友和心理咨询师,也一直热衷于做慈善和公益事业,他们也认为你们既然要助人,为什么不能让别人免费参加家排工作坊呢?所以这些朋友对收费高一些的课程,可能就会有很多看法。

 

答:收费的多少,意味着导师和主办方对参加工作坊的学员提供个案服务和品质方面有更大的责任或信心。

 

试想一下,如果我的工作坊不收费的话,人们接受到的讯息会是什么呢?那无疑是在告诉人们这个工作坊提供给你们的东西是很随便的,你们能否得到帮助,我也是不用负责的。

 

同样的,如果工作坊收费很低的话,人们接受到的讯息又是什么呢?可想而知。

 

当然,助人者的服务收费多少才是合适的,也无法一概而论,这不可能有一个绝对的标准,也跟课程针对的学员群体不同会有很大的关系。

一开始从事助人工作的阶段,我的工作坊主办方也尝试过用不同的价位来收费,甚至也包括推出免费、随喜收费、低价的一些课,很明显的这些不同的收费方式吸引到了不同的学员群体。免费的课程里常常是吸引来很多有匮乏感的人。低价的课程也吸引了一些在金钱方面有特定议题的,或是内心价值感略感不足的人群。

 

问:作为助人者,我们该怎样参与到社会慈善和公益,该怎么去做才会更好呢?

 

答:做好助人的工作本身,也关注自己心灵的成长,并且让这份事业能够良性发展下去,这就是最大的慈善。

 

做慈善或公益事业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见得免费或低价就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助人的事业领域,我们还可以观察到一个现象,那就是很多受助者在没有被鼓励有任何付出的情况下就得到了救助,结果是他们自己的力量往往会被严重削弱,甚至还会一直被维持在一个“弱势群体”或“受害者”的状态。

 

那些热衷于做慈善或公益的人,应该多洞察这个部分。另一方面则也要洞察到自己的发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更应该来参加家排工作坊,这样的话他们可以学会去探索一下:自己一直所做的慈善到底是不是恰当的,也能学习到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慈善,以及怎样能真正帮到更多人。

 

如果潜意识里一直以匮乏的、甚至是赎罪的心态,去从事慈善或公益事业,这种慈善所带来的结果其实并不是很好。

 

问:从佛法的角度我们又该如何理解助人要收费这件事呢?我身边很多学佛的朋友都认为做公益就是要无偿地助人和付出呀。

答:从佛法的角度来讲,收取费用是依靠你出售的服务来获得回报,这是福报;如果你不想收费,愿意把自己的付出当成布施,那也无可厚非,这会是你的功德。

 

但布施的前提是你不期待任何回报,不执着。如果看不惯别人收费,而因此执着于自己的清白感,那也就没有什么功德可言。

 

 

【系统排列】问与答:做家排,老师你自己的能量会不会消耗?会不会把自己累倒了?

 

问:做家排,老师你自己的能量会不会消耗?会不会有一天把自己累倒了?

答: 这关乎到一个人对能量的本质是否足够了解。疗愈的能量是从哪里来的呢?是来自治疗师吗?还是来自于案主本身?还是来自于“道”(系统、整体意识、大我)呢?

 

很多人希望自己拥有更多的能量来治疗别人或是疗愈自己,但他们所做的都是背道而驰的。就比如说很多人生病了,或有问题的时候,就自认为或是被认为是缺少能量了,于是到处去寻找所谓高能量。

 

一些治疗师想治疗更多病人,也是去找比自己更高能量的大师,他们听说哪些老师能量比较高,就去找他们为自己注入新的能量;

 

另外还有些人是想要去找更有能量的地方,找那些所谓“风水好”的地方,或者用各种水晶、好的食物;还有就是去寻求一些特别的法门或技巧……就好像古代人找长生不老的药一样。

 

很搞笑,不是吗?确有挺多这样的人,结果后来他们的能量还是远远不够的样子。

 

并不是说他们求的这些东西一点都不重要。但起码不是真正重要的。

治疗师要思考自己疗愈别人的能量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个最基本的问题。如果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含混、不清晰,无论你做什么方法的治疗都可能会是能量不够的。

 

问:该怎么看待能量不够的问题呢?

 

答:一个人之所以对能量觉得不够,肯定不光是能量不够,他们肯定对金钱也会觉得不够多,对伴侣也觉得不够好,对父母对孩子都觉得不够好,对自己更觉得不够好,就是对一切都觉得不满足,……潜意识心里面有匮乏感。

 

所以,回过头来思考这个基本的问题就对了。你的能量是从哪里来呢?是来自外人吗?还是来自于自己本身?是来自于你找了个风水宝地吗?是来自于你吃了高品质的食物或是用了那些水晶矿物吗?是来自于你做了某件事吗?……还是来自于你做的这些事情恰好符合了“道”(系统、整体意识、大我)呢? 答案其实不言自明。

 

问:有时候我的能量看起来确实是来自于做了一件好事,一件高兴的事?怎么理解呢?

 

答:你所需要的能量有很多时候的确是来自于外在的事物。表面上来说也确实是这样。但真正的源头却不在这些上面。常言道“厚德载物”, “德”则是来自于你所做的事情是否符合了“道”。

 

难道不是“道”孕育了万物?

 

这也就决定了这些事物所承载的能量是不是会被消耗掉,还是会源源不绝。

 

 

 

 

【系统排列】问与答: 想做治疗师,又怕自己能量不够怎么办?

问:我身边的有些朋友想做治疗师,很怕自己能量不够,然后会变成来访者的垃圾桶一样,把自己能量都给对方了,最后自己变得没有能量也垮掉了。对他们您有什么好建议呢?

 

答:能量的最大源头是不假外求,只需要被引导到一个找见它的地步。做治疗师最需要的是学会引导人们找见自己的能量之源,当然在此之前他也要先找到自己的能量之源。

 

治疗的工作如果被看成是要从治疗师身上给予能量给到病人或别人,那治疗师当然就是像个垃圾桶一样了。但那是背道而驰的。

 

在治疗师无法做到与“道”联结,或“与道同行”的时候,能量总是很有限的。即便你有很多的经验或者很丰富的技巧也不会例外。虽然说你也可以找老师不断督导你,但你的老师又是否能够做到与“道”联结或“与道同行”呢?

 

反过来说,如果我们把治疗就完全作为一个引导对方去跟“道”或者说“源头”连接的工作,虽然我是看起来没有任何所谓的能量,那治疗也定然会是显现出它的效果。

 

做其他的工作也是一样,就比如说赚钱。如果你做一份工作做得很累、很辛苦,结果还不好,那可能说明你做这件事的出发点是背道而驰。要去思考如何改变才能更加符合“道”,能够“与道同行”。

 

问:看起来似乎只有家排里有“与道同行”这一说法,是否只有做家排导师能够“与道同行”,用其他流派或方法便没有或难以做到“与道同行”呢?

答:当然No,道是超越一切技巧和派别层面的。道也是一切能量之源。所以,治疗师最重要的学习就是能否在各自的方法领域里超越技术,不为技巧和已知所束缚,而联结到“道”。

 

所谓“功夫在诗外”,也即是这个含义。

 

【系统排列】问与答:系统排列跟催眠治疗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您说系统排列是一种解除催眠状态的催眠治疗,以至于说任何以往的催眠技巧,都变得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问:关于系统排列跟催眠治疗之间有何隐秘联系?为什么您说系统排列是一种解除催眠状态的催眠治疗,以至于说任何以往的催眠技巧,都变得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答:人们在个体催眠状态的背后常常是一种深层的集体潜意识催眠状态。

 

个体意识你要从一种催眠状态置换到另一种催眠状态,那还是比较容易的一件事。那也是众多传统催眠师一直在做的。但人们要解除集体潜意识催眠状态却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层面的阻抗是一种群体性习惯。

 

然而,运用潜意识的能力并不是仅有催眠一种方式。那种认为只有催眠才能运用潜意识的观点,其实本身就仍是一种被前人催眠的意识状态。

那已经是一种局限了。

 

一个人运用潜意识的能力如何,归根到底取决于你对潜意识的理解程度如何。

大部分人对潜意识本身的了解是非常之少的,即便对于那些在历史上寥寥可数的催眠大师们也概不例外。

 

在佛洛依德乃至艾瑞克森的时代,人的潜意识被认为是个体性的经验所构建而成的。因此,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潜意识,就必须经由自我催眠或被催眠师以某种方式催眠尚可发生。

 

因而在传统催眠时代,往往需要借由权威人士的特殊引导才能进入潜意识层面进行沟通获得改变。这种特殊的引导就比如说各种的语言暗示和非语言的暗示(肢体、呼吸、手势、外在的器物如钟表或水晶等等一些能引导你注意力的东西)。

 

 

而现在,潜意识早已不只限于在个人层面,而是被认为是与集体潜意识是完全相通的。这也就是说,一个人潜意识与他人潜意识是相通的。

 

因此,一个人要改变自己潜意识,只需要扩展自己的意识对潜意识的理解即可。这就是观察者意识的扩展。

观察者意识的扩展带来不可思议的改变。

 

这是普通的禅定状态(催眠状态),跟三摩地禅定(解除催眠状态)的最大区别。

 

如果说,进入潜意识的催眠状态是观察者意识的某种程度的扩展,那么,解除催眠状态、洞见整体意识,则是观察者意识的极大扩展。

 

三摩地,在佛教里也称之为“三昧”,意为“定慧等持”,它不仅是专注,而且是在专注的同时,观察者意识还无限地扩展开来,扩展至系统整体的层面。

换句话说,这是毫无局限的专注。这是一种潜意识与意识完全相通,意识的专注与扩展同时存在的状态。

这种状态,还被称之为“如是”。

“如是”,意即原本就是如此,而并非你需要经过某种努力追求才能达成。

个体的观察者意识跟潜意识同时运行,并被注意到了,并且能扩展到更大的系统范围。

 

因此,系统排列的运作,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三摩地(三昧)状态。它是无可名状的。每个个体都可以在排列中跟更大的力量(系统、道或者说整体意识)保持联结,通过这种方式改变自己个体的潜意识,促成其转化与提升。这样的转变,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个体有足够的改变意愿即可发生。

以至于说任何以往的催眠技巧,都变得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http://www.ling5.net

领悟心灵成长中心微信号:ling5net
深圳市领悟心理咨询中心微信二维码

 

吴中立的博客(sina)
吴中立的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