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悟心灵成长中心微信号:
ling5net

深圳市领悟心理咨询中心微信二维码
欢迎使用您手机上的微信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来关注我们
      中心简介
      联系我们
      在线预约
      网上购书
      招募合作

预约电话:
18925285680
中心地址:
江苏无锡市滨湖区观山路融创熙园88栋602
(地铁1号线江南大学站)
中心邮箱:
702096120@qq.com
公众微信号:ling5net
友情链接

吴中立的博客(sina)
吴中立的QQ空间
注明:本处案例皆取材于本中心举办的系统排列工作坊,仅为说明系统排列在各个领域的有效性,但现实情况复杂多样,仅供其他治疗师参考,但切勿照搬案例内容去操作。若有同类现象的来访者,欢迎报名我们的系统排列工作坊 点这里报名

   系统排列运用于身心疾病
   系统排列运用于亲子关系议题
   系统排列运用于伴侣关系议题
   系统排列运用于事故和突发意外
   系统排列运用于事业与财富议题
   系统排列运用于企业组织系统

    系统排列运用于身心疾病

案例1:红斑狼疮
   小秦来参加我的系统排列工作坊,她的议题是身心疾病,她前段时间被检查出"系统性红斑狼疮",医生告诉她有这个疾病不能生小孩,因此她也只好打消了要生小孩的想法。另外,她和现任丈夫的伴侣关系里也面临一些困境,她的先生觉得她无法满足他的需要,常常借生意应酬为名在外面夜不归宿。告诉我这些的时候,她显得非常情绪有些激动。
   在之前她填写的家族情况表中我已经注意到她现在家庭的一些基本情况。她有过两次婚姻,她跟前夫曾有过一个堕胎的孩子;现任丈夫是第二任,他们也有两个流产的孩子。她的现任丈夫是生意人,目前在打理着一家公司。她在结婚后赋闲在家。他们现在没有孩子。
   我为她和她的疾病设立了一个排列,找了两个学员分别代表她和疾病。
   疾病的代表伸出手想要去抓住个案的代表,个案的代表有些惧怕。疾病不时地看向地面。
   我又增加了个案的前夫和现任丈夫的代表,并找了三个人躺在地板上,代表她跟两任丈夫之间分别堕胎、流产的三个孩子。这时候疾病又再次移动到这几个孩子的身边,坐了下来。
   这时候我把她自己本人分别带到这几个孩子的面前,看看她是否能自己去面对。她蹲下来,用手碰触这几个孩子,释放了很多的情绪。尤其是在面对第一次堕胎的孩子的时候,她表达了很多的愧疚感。
   在这时候我没有怎么去介入。
   移动到了后来,他们六个人都能够拉手而坐,都能感觉到平静。而疾病的代表则站起来,走到一个很远的角落里,并背过身躺下来。我问这位担任疾病的代表现在是什么感觉,他说他感觉自己想要睡觉。
   于是我就把排列停在这。
   
   案例2:恐惧与人交往
   工作坊中,一位男性个案反映说自己从小就恐惧与人交往,不敢看人的眼睛。
   我找人代表他的恐惧。这个恐惧的代表看着地面。
   我问个案说:"地面上可能会是谁?"
   他说他母亲有过一次堕胎,因此原本他该有一个妹妹。
   于是我加入了一个人代表他的这个妹妹,让她躺在地板上。又加入了他的母亲的代表,他的母亲看这个妹妹的时候,妹妹的代表抱着头蜷缩着,很恐惧。
   个案坐在个案席上流着眼泪,情绪有些激动。我等他情绪稍微平复一些后,带他来到他妹妹身边,坐下来,看着她,说:"我是你的哥哥,我尊重你的命运。"妹妹的代表放松了很多。
   恐惧的代表这时候走开了,走到更远的地方。我走过去问这位担任恐惧的代表在现在的位置上感觉如何,他说他感觉这里现在没人需要他了,他的任务完成了,所以他想离开。
   
   可以理解到的是,这位个案承接了被排除在系统之外的被堕胎的妹妹的感觉,从而害怕与人建立关系连结。


   咨询电话:18925285680    参加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注:本中心已经运用系统排列在厌食症、自闭症、多动症、自杀倾向者、神经性痉挛、神经分裂、抑郁症、恐惧症、癌症等复杂身心疾病方面,无法在此一一列举。我们也欢迎有其他任何类型的身心疾病的来访者或家人来参加我们每月一期的领悟系统排列工作坊,以便得到帮助。
回顶部
  


    系统排列运用于亲子关系议题

案例1:儿子的精神分裂症
   一位年过半百的母亲坐在个案席上,向我表示她担心儿子的病而替他来做排列。我问她儿子是什么疾病,她说她儿子是精神分裂,在精神病院住院。我问她:你们家族中是否还有其他人有这个问题?她说自己有过一个姑姑在抗战时期儿子被日本人炸死了,后来她发疯了。
   我排列出他儿子的代表和精神分裂症的代表,儿子和精神分裂症代表面对面站着,彼此都站得不稳,很快就倒在地上。我另外找两个人代表这个家族中曾经有过冲突的两方,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都是哪些人。只见其中一个代表后退了几步,看着地上。我安排了一个人躺在地上。
   过了一会,我让个案站起来,看向那些人,深呼吸,深深地鞠了一躬。他再站起来后,感觉到轻松而平静。
   精神分裂症的代表这时候也站了起来,笑了笑,自发地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系统排列案例2:孩子的神经性痉挛
   案主是一个男孩的父亲,几年前,这个男孩被发现总是莫名地重复一些奇怪的如眨眼睛一类的面部动作,不由自主。这位父亲带着孩子跑了很多医院,没有找到解决之道。随着孩子年龄越来越大,父亲对这个孩子的行为感到焦虑。
   我为这个孩子设立了一个排列,排列先只有两个人:这个疾病和孩子。疾病和孩子开始慢慢地移动、靠近。他们离得很近,同时,孩子的代表时不时看着地上,好像地上有某一个人。于是我加入了一个代表,让他躺在地上,代表这个去世的人。孩子的代表很明显身体无力,对着地上的人想弯下身来。这时我又加入了孩子父亲和母亲的代表。孩子的父亲看着这个人没有任何移动,但母亲的表现却是不怎么看地上的人。过了一会儿,我试着将母亲的代表转向去看着地上的那个人的时候,本来身体无力的孩子代表竟然立刻直起了身子。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这个变化。看到这个变化,我让这个孩子的代表往后退出空间,很明显地看到他感觉到身体轻松了。
   这时孩子母亲的代表开始缓慢地向躺在地上的人靠近、移动,躺在地上的人表现为一个被堕胎的孩子的感觉。这个排列揭示出妈妈在结婚之前堕过胎。而这是一个家庭的秘密。我加入了一个男性代表,代表这位母亲的前任伴侣。这位母亲的前任伴侣看着孩子,慢慢走近了过来,表现得心情沉重。这显示他才是这个堕胎孩子的父亲。
   担任疾病的代表这时候也躺下来说他有种很想睡觉的感觉。
   
   这个案例中,孩子的这个症状跟系统的牵连有关。疾病是一个信使,指引大家看到家庭里被排除的人和事。在这个家庭里母亲的前任伴侣和他们之间有过的那个堕胎的孩子,就是被现在的家庭系统排除在外的人。系统良知的法则之一便是不允许系统中有人被排除在外,这个堕胎的孩子原本是属于这个家庭的,这被排除的部分通过系统里面另一个孩子的症状隐晦地表达了出来。
   
   
   案例3:自闭症孩子
   在一次异地举办的工作坊里,主办方带来了一位自闭症孩子的父亲。他的孩子11岁,男孩,自从4岁左右诊断为自闭症之后,父亲就带着孩子四处求医问药,乃至求神问卜,试过无数的方法,但都感觉到收效甚微。
   在此之前我和主办方都已经向他表明了我们的态度,明确了我们要做的工作跟那些矫正孩子行为的方法有所不同,系统排列是一种探索,而并非改变、对抗或排拒任何疾病的症状。他同意了我的说法。
   我为他孩子的自闭症议题设立排列。我找了一个人代表他的儿子。他站在场上,感觉非常害怕,身体卧倒在地上,蜷缩起来,同时他闭着眼睛,捂着耳朵,仿佛任何外界的讯息都不想要接触。
   过了一会,我邀请了10位左右有担任过代表的经验的成员上场,不具体指定他们代表谁,也没有任何话语,只需要完全跟随自己的感觉移动。
   场上的成员自发移动,完全用肢体的动作呈现了一次重大的冲突,很多代表后来都倒在地上。从开始到场上有冲突的双方都平静下来,整个排列大概维持了20分钟。这个过程中,我没有任何介入。
   最后,所有的移动都停止下来了,我仍让这个场域保持静默一小段时间。我观察到那个担任孩子的代表感觉到放松、宁静,才让每个代表离开角色,中止排列。
   虽然我并不清楚这个场域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具体的事件,但灵魂的移动却很清楚地呈现了一些东西,那就是家族早些世代以前发生了类似战争一样的严重冲突。排列结束之后这些代表们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反馈,他们除了表达身体的感觉之外没有更多诠释。
   
   "灵魂的移动",--场上的代表们缓慢而自发的沉默移动,呈现了这个家族中的自闭症孩子所承受的系统牵连。
   
   案例4:多动症孩子
   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来参加我的系统排列工作坊,她的孩子半年前去医院检查,诊断为多动症。
   我为孩子的父亲、母亲、孩子本人各选择了一位代表,安排他们上场后,我没有让当事人上来设定他们的位置,而是让代表们自己根据身体的感觉去移动。
   排列显示的是:父亲的代表、母亲的代表都分别看向不同的方向,看向场域外面的远处,并没有谁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而这个孩子的代表一会看向自己父亲、去拉拉父亲,一会看向自己母亲、去拉拉母亲,显得非常茫然而焦躁不安。
   显然,这个家里面父母都在想要离开系统。而孩子的动作和反应,也似乎是在挽留他们一样。
   ……
   多动症的孩子身上常常反映出这个家庭中的父亲或母亲,有时候是两者都有离开系统的动力。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的症状就像是在表达自己潜意识层面的一种对父母的挽留。用这样的行为方式表达对父母的爱和忠诚,却常常是他们的父母所无法理解的。反过来,父母会担忧孩子,带孩子去特殊教育机构千方百计地矫正孩子的表面行为,却收效甚微。
   但系统排列的工作经验却表明:我们只有深刻洞察到孩子这个行为表面背后的更大的系统真相,才会有真正的解决之道。当多动症的孩子父母能够看清楚自己各自原生家庭的一些牵绊,并能够转身回到家中,面对自己孩子说出:"我们现在决定留下来,也请你跟我们一样留下来。"这样的话,孩子才会感觉到放松和平静,后续他们的行为方式才会有更大的改变。


   咨询电话:18925285680    参加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注:本中心已经运用系统排列在厌食症、自闭症、多动症、自杀倾向者、神经性痉挛、神经分裂、抑郁症、恐惧症、癌症等复杂身心疾病方面,无法在此一一列举。我们也欢迎有其他任何类型的身心疾病的来访者或家人来参加我们每月一期的领悟系统排列工作坊,以便得到帮助。
回顶部
  


    系统排列运用于伴侣关系议题

案例1:难以进入伴侣关系
   小芳来参加我的系统排列工作坊,她有过好几段伴侣关系但还是分手了,现在已经30多岁了还没有成家,她想探索自己在伴侣关系这方面有哪些障碍。
   我找了一个人代表她自己,另外一个男士代表她未来的伴侣。她的代表反应是往后退了几步,而那位未来的伴侣对她伸出手,想要靠近她,但看到她后退,最终也止步了。
   从她代表的反应来看,她本人是很害怕进入伴侣关系的。接下来,我那位男士先下场,再让一男一女两个人分别代表他的父母亲。她正准备说她父母家族里面发生的一些事情,但我示意她先不用急于告诉我,建议先看一下代表们的反应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进行排列。她也同意了。
   她的父、母亲代表一站上来就表现出十分敌对的样子,互相不看彼此。小芳本人的代表则看着父母亲,往后退缩,哭了起来,表现得像一个孩子。
   我问她的父母亲之间关系如何。她说从她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经常吵架,后来离婚了,她一直纠结于到底是选择跟爸爸一起还是跟妈妈一起生活。在她的眼里,父母从来都是不在一起的。因此她总是习惯于讨好父、母亲,希望父母住在一起。作为孩子她想用这种方式来干涉父母的命运。长大之后她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不想重复她父母的命运。可是造化弄人,她越是不想重复她父母的命运,现实中却越总是用失败的伴侣关系来忠诚于父母,尽管她从没意识到这点。
   她本人一度情绪失控地闭着眼睛大哭起来,跺着脚说:我想要爸爸妈妈在一起!这时候的她完全表现出一个孩子的感觉。
   我提醒她睁开眼睛,以便她更容易脱离内在孩子的感觉状态。待她情绪平复一点,我又对她说:孩子想要干涉父母的命运,是注定会失败的。你想一辈子做一个孩子吗?
   她擦干眼泪,回应说:"我想长大,我不想重复我父母那样,请老师教我该怎样做!"
   我说:那你准备好了吗?
   她点点头。
   我带着她来到她的代表面前,替换她站在自己父母的代表面前。让她看向自己的父母,但她又忍不住失声哭了起来。我不得不再次提醒她说:如果你还是像个孩子的话我就无法再帮助你什么了。
   她总算再次平静一些。我建议她看着父母说出她从来不敢说的一句话,那就是:"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尊重你们之间有过的冲突,我没有资格介入到你们中间,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们在一起,因为我只是你们的孩子,即使你们分开了,也永远是我的爸爸妈妈。我更没有资格评判你们任何一方。如果以后我有男朋友并成家了,也请爸爸妈妈祝福我。"伴随这句话,我让她对着父母所在的中间位置深深鞠躬,以此表达对他们的这份尊重和不介入。
   她的爸爸妈妈的代表听到她这些话,放下了原本紧张而沉重的感觉,紧绷的脸变得释然轻松,他们分别对她说:"爸爸(妈妈)祝福你。"
   又过了一会儿,我让她转过身背对着父母亲,重新看向自己未来的伴侣的代表,她面带微笑,慢慢走近对方,然后站在对方的左侧,亲密地依靠在对方的身边。
   于是我把排列就结束在那个点上。
   
   案例2:亲密关系困难和孩子的怪异行为
   在一次以亲子关系、伴侣关系为主题的系统排列工作坊里面,晓彤向我提出她想要探索自己和老公之间的问题。
   我找了一女一男两个人分别代表她和她老公,面对面站立着。
   她本人的代表不是很情愿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就不再看对方。老公的代表也表情冷淡,没有任何移动。
   接下来,她的代表从侧面走向对方,以双手叉着腰的姿势站在他的左手边,他们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男方的代表也想试着移动到女方的左边时,女方又不太接受。似乎彼此都想站在对方左边的位置。最后,还是女方占据了左边的位置。
   看到场上这个移动,我对晓彤说:"两个人的伴侣关系里面左边的位置往往代表着主导位置,你想要站在他左边的位置,说明你总想要自己说了算。从代表们身体上的反应来看,没有肢体的碰触或交流,连眼神的交流都很少,你们的关系似乎不是很亲密。你在关系中比较想控制对方,从代表们的动作和移动来看,你似乎还对你老公有一些愤怒。能否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她点点头,算是默认了我所说的,并告诉我说她和老公已经分居两年了。
   我问她有孩子吗?她说有一个女儿,两岁半。
   我看到她有进一步探索的意愿,便找了一个女孩担任她女儿的代表。
   我让这位女儿的代表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到她自己感觉合适的位置。
   女儿的代表缓慢地移动到父母中间的位置,她和老公的代表这时候都转过头来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一脸困惑。但女儿的代表却不看父母中的任何一方,也不理会他们,她慢慢地继续往前移动步伐,低着头,将眼光往地上看,好像地上有什么一样,表情凝重。
   看到这个移动,我用探询的语气试着问晓彤:"看起来你女儿身上有一些是让你们很担心的地方?"她说:"女儿老是喜欢用手打人。好像对一起玩的小朋友和身边的人都有一些攻击性。我们也不太清楚孩子为什么会这样。"
   "孩子似乎受到躺在地上的某个人的牵引,那里有一个已经离开的或者被排除的人。但是我不知道那里会是谁。很可能是一个孩子。"我对她说。
   她一脸迷惑。
   我进一步探询地问她:"你还有其他的孩子吗?"
   她摇摇头。
   "我是指有没有其他比如流产或堕胎的孩子?"
   她迟疑了一下,点头说"有一个"。
   "是你和先生的孩子吗?"
   她说不是,是她和前男友之间的。她说她和那个男朋友相处觉得不合适,分手了之后才认识现在的老公,并结了婚。
   我对她说:"通常流产或堕胎的孩子很容易被父母和后来的家庭成员所遗忘,即便记得也很难以面对这件事,因此前任伴侣和这个孩子成为整个系统所排除的人。但是系统良知不允许有任何人被排除在外,往往会无意识地挑选后来的人重复这个被排除在外的人的命运。其他的孩子也就会因此受到这份牵连的影响。孩子如果表现出厌学、逃课、离家出走或者是一些怪异的行为模式,可能就是因为承接了这样的系统动力的影响。--你希望我们还再继续探索下去吗?"
   她点点头。
   我另找了一个女生做代表,代表她这个流产的孩子,让她坐在女儿注视着的地面上,也找了一位男士代表她的前任男友,站在一边。
   女儿的代表看到地上坐着的孩子,想要往前靠近一点。但晓彤的代表和老公的代表这时候都阻拦在女儿面前,不希望她再往前走。女儿的代表只好停下来。晓彤的代表背对着地上坐着的孩子和前任男友。流产的孩子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毫无表情,而前任男友一直低着头,看着这个流产的孩子,表现出沉重感,似乎很愧疚,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指着坐在地上的孩子和前任男友的代表们,对晓彤说:"这部分过去发生的事件在你的内心里面其实并未真正完成,这个孩子在现在家庭系统的位置没有得到承认,被排除在系统之外,这对系统中的其他孩子就会有一份影响。这本是大人要去面对和承担的责任。如果你自己不去面对,女儿就会无意识地代替你去承担,为此而付出一些代价。"
   她听到这,点点头,表示同意我说的话,并表示她也很愿意承担和面对自己这段过去,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应该做些什么。
   我让她本人站起来,替换那个代表她的人进入排列里。
   我让她转身面对那个流产的孩子和前任男友,然后我就撤离开来,以便让她们自发地完成这个移动。她缓慢地走到那个孩子面前,慢慢地蹲下去,开始用手碰触这个孩子的肩膀,彼此都眼睛红了,开始有一些眼泪出来,也流露出悲伤。
   孩子的态度也有了转变,刚开始有点冷漠,但慢慢地好像身体软化了,接受了晓彤的拥抱。晓彤抽泣着对这个孩子说:"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是爱你的,只是当时还太年轻,没准备好要生你,让你受了很多苦……你要理解妈妈,不要恨妈妈……"
   过了一会,看到她们的情绪都缓和了一些后,我建议她对这个孩子说:"妈妈以后会一直记得你,在心里面会有你的位置,也会做一些好事来纪念你。现在妈妈祝福你,如果以后还有因缘的话请你再来做我的孩子吧。"
   坐在地上的孩子很感动,点点头,也接纳了自己的命运。她们彼此拥抱着接受了对方的祝福。
   我也建议她对前任男友说:"我尊重我们之前有过的这段关系,我们分手了,我感谢你曾经对我的付出,也很遗憾我们彼此没有能够继续走下去,对于我们有过的这个孩子,也很抱歉没有把他生下来,这既有我的责任,也有你的责任。我承担属于我的这份责任,也把属于你的那份责任归属于你。虽然分手了,我祝福你找到更合适的另一半。"
   她的前男友也感到释怀,心情平静放松下来。
   之后,晓彤转过身看到自己的女儿、老公,感觉到心里轻松很多,脸上有了更多的喜悦感。女儿也放松下来,能够看着、并靠近自己的父、母亲。老公的脸上也变得更加祥和了。我把排列就停在那里。


   咨询电话:18925285680    参加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注:本中心已经运用系统排列在厌食症、自闭症、多动症、自杀倾向者、神经性痉挛、神经分裂、抑郁症、恐惧症、癌症等复杂身心疾病方面,无法在此一一列举。我们也欢迎有其他任何类型的身心疾病的来访者或家人来参加我们每月一期的领悟系统排列工作坊,以便得到帮助。
回顶部
  


    系统排列运用于事故和突发意外

   案例1:失踪的哥哥
   在一次系统排列工作坊里面,有一位当事人向我提出来他想探索的问题:他有一个亲生哥哥在外出打工之后几年至今一直杳无音讯,当事人全家花费很多努力,询问很多同在异地打工的乡亲,都没有任何结果。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个哥哥在哪,发生什么,是生是死,一概不明。
   于是,我找了一个人代表他的哥哥。
   这位哥哥的代表一上场就表现出完全站不稳的样子,只想要往后退,他以后退的方式在慢慢地转圈,转了几个圈之后,然后终于倒在了地上,躺倒在地上的时候双腿剧烈地抖动。鞋跟击打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过了一会他的抖动变得慢慢缓和下来,但眼睛仍然睁着。
   从代表的反应来看,当事人的哥哥是被一股朝向死亡的动力带领着走向死亡的。(很可能他在某个意外事故中死去,但却没人通知到他的家人。)
   但这一股将哥哥带向死亡的动力究竟来自于哪里呢?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这时候团体里有个女性成员莫名地开始抽泣起来,非常伤心。
   依照我的经验,当场下某个成员在没有加入排列的时候却自发地有了移动,这常常意味着他也无形中代表了这位当事人家族系统中的某个重要的成员。
   于是我问当事人:"你的家庭里面有谁的反应可能是这样的?"他说他的妈妈在哥哥失去音讯的这几年一直都很伤心,常常暗自哭泣。
   我询问当事人的原生家庭有没有发生过任何特别的事件,他摇摇头,搜寻不到任何线索。
   我无法从当事人口中得知任何跟他哥哥死亡动力有关的重要讯息,便在团体里面又选了几个有经验的代表上场,让这几个人代表个案家族系统中跟哥哥死亡可能有系统牵连的人,让他们跟随内心的感觉,自发地移动。
   这些人的自发移动很快呈现了他家族中发生过的重要事件。在这些人里面,有位女性代表的移动跟一开始当事人哥哥在场上的移动完全一样,也是在不断后退、转了几圈之后很快躺倒在地上,并且身体抽动非常剧烈,同时双手的拳头紧握,仿佛有一股非常大的愤怒和不平。另外两个代表站着,看着她也显得非常气愤,手也在不停颤动。
   而刚才团体里无意间代表了当事人妈妈的那个女性,这时候也自发冲到场上,她跟躺在地上的女人之间有过一些揪扯之后,喘息未定地坐在地上,显然她曾介入到这件事里面。
   而躺在地上的女人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当事人哥哥代表所在的位置。
   这时候另外一个代表似乎也开始了她的移动,她移动到躺在地上的当事人哥哥的位置,把一只手扬起来,手里好像要举起一个东西,表现出加害者的动作。
   我坐在座位上,注意到当事人一直在很认真地注视着场上发生的所有移动。
   我问他:"场上这些人的移动反映的是你家族中发生过很大的冲突,导致有人死亡。他们的这些举动,尤其是那位躺在地上的女性,跟你哥哥的代表刚才的移动完全是一样的,说明你哥哥是承接了这位女性的业力牵连,而导致了死亡。这有没有让你记起你家族中发生过什么很大的纠纷?"
   他仿佛忆起来什么似的,说:"会不会是跟一件事有关呢?"原来在他还很小的时候,有个舅妈跟妈妈家族里的其他亲戚之间一直有很深的积怨,在一次剧烈的争吵过后(具体事件原因不详),这位舅妈选择了自杀。
   当事人对这件事所知道的不多,但所述跟场上的移动情形大概是符合的。场上的移动还反映了当事人的妈妈当时也加入了这次纠纷,她对这位舅妈也有所不满,因此介入了这位舅妈的命运,对她的自杀也负有一定的责任。
   如果自杀者的愤怒和怨恨一直无法平息,这股家族系统内剧烈冲突的能量一直没有和解,自然会有后代因此承接了"诅咒"而为此付出代价,甚至导致死亡、献出了生命,也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了。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灵魂的移动"呈现了哥哥身上隐藏的死亡动力,但在场的这位当事人又能为此做些什么呢?他可以怨恨这里的任何人吗?他能挽救任何人吗?
   场上这时候代表们的剧烈冲突式的移动都已经趋于平缓下来,但死者仍死不瞑目。
   当事人问我他能做什么。
   "你什么也做不了",我说,"只能等待。"
   场域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当事人问我说他能否跟代表他哥哥的人说几句话。我点点头,默许了。我带他来到躺在地上的哥哥面前,然后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跪下身来,握着哥哥的手,并发自内心地哭了起来。后来他用方言说了一些话,似乎是在表达对哥哥的思念,我感受到他对兄长的一片真挚。
   我走到他面前,对他说:"如果你能尊重你哥哥的命运,也因这件事学会尊重这个家族业力冲突里的每一个人,就算无法挽回任何事,冲突也可能会得到和解,你的孩子和家里的后代便可以不用再为此付出代价。"
   我建议他对躺在地上的哥哥说:"哥哥,我很想念你,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尊重这是你的命运,尊重你从家族中承担的业力,为此我会做更多的好事来纪念你。哥哥,请你安息吧,我会代你尽到一份孝敬爸妈的责任。祝福你在另一个世界里一直有你的平安。"
   躺在地上的哥哥的代表握着他的手,似乎也感到平静和安慰。很快他的眼睛闭上了。
   我又引导他来到家族里面每一个刚才呈现出加害者或被害者的能量的代表们面前,对他们一一地表达说:"我尊重你们和我哥哥之间的业力冲突,那也是你们命运的一部分,我们尊重你们的命运,尊重你们的业力,我没有资格评判你们任何人,也没有资格怨恨你们任何一方,因为我只是家庭中的一个孩子。如果我活着,我会做更多的有利于和平的事来纪念你们。也请你们祝福我。"
   说也奇怪,当他对每个人说这些话之后,每个人都能感到放松和平静。即便是那些有加害者反应的人也不例外,那个原本对着哥哥举着手有加害动作的代表也自发后退到更远的位置,躺在地上的女人说她也感觉到平静、并能闭上眼睛。
   场上呈现出全然和解的气氛。我们就在这时结束了排列。
   
   案例2:突发的意外导致身体受伤
   李含来参加我的系统排列工作坊做个案,她说自己这段时间倒霉透了。原来前一段时间她一直在医院住院,卧床不起,只要一起身就全身疼痛不已。现在总算好些,就想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倒霉。我问起她为什么要住院治疗,她说是因为她在所居住的小区散步的时候,不小心意外摔倒在沟渠中,导致腰部受损。
   我问她在意外摔倒的那个时候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她想了想,摇摇头。
   每当有意外事件发生,我的直觉都会告诉我这些事在心灵层面往往会另有缘由。
   我引导她再好好放松,去回想这个意外发生的前后有无特别的事情发生。"我那时候正在听新闻,咒骂了几句日本人。"她不确定地说,"我不就是骂了几句小日本而已嘛,结果就突然摔倒了。"
   我问她为什么咒骂日本人,她说她也不知道。那些天日本正发生地震、海啸、核泄露等一系列灾难事件,导致很多人丧生,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辈子从未跟任何日本人打过交道,却这么恨日本人,因此在小区散步时候听到这个新闻时,她竟然有点幸灾乐祸,因此脱口骂了几句例如"活该!小日本,招报应了!"之类的话。
   "难道会跟这件事有关系吗?"她很疑惑。
   我也不敢轻易断言。但这两个事件是否有关系我觉得或许可以用系统排列来验证一下。
   我找了一个代表,代表她本人,又找了两个男性,代表这次在日本灾难中丧生的日本人。让他们跟随自己的感觉在场上找到合适的位置。
   两个日本人的代表看着她,开始逼近她,她的代表一开始并无反应,在他们逼近时才感到自己有压力,想要远离一些。但她走到哪里,那两个日本人就跟到哪里。
   两个日本人把她夹在中间,逼视着她。他们眼光对视,彼此有些敌意。就这样,僵持在那里。
   这时候,我指定了一个人作为"灾难"的代表,代表此次日本发生的一系列灾难。灾难的代表站在那,看着他们所有人,没有移动,日本人的代表看到灾难,也没有任何移动。只有她的代表看着灾难,后退得很远,并说看到灾难非常害怕。
   过了一会,我又指定了一个人,代表她这次遭受的"意外事故"。她看着"意外事故",走到他面前,靠得很近,好像这个靠近"意外事故"的位置上她感觉到舒服多了。
   这个代表脱口而出地说:"我宁愿呆在意外这里,也不想看到灾难和他们。"她的移动也呈现了这一点。
   这个点上,我们结束了排列。
   
   虽然,从这次排列的移动来看,并没有了解她跟日本人之间有什么纠葛以及她为什么会恨日本人,却印证了这次发生的意外和受伤的的确确跟她仇恨并咒骂日本人有一定的内在关联。
   排列之后,她想起了那些天有个晚上她做的一个奇怪的梦,她说,梦到了自己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小姑娘,吃着好吃的鳗鱼饭。醒来后,她完全不理解这个梦是在表达什么。但现在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理解了。


   咨询电话:18925285680    参加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注:本中心已经运用系统排列在厌食症、自闭症、多动症、自杀倾向者、神经性痉挛、神经分裂、抑郁症、恐惧症、癌症等复杂身心疾病方面,无法在此一一列举。我们也欢迎有其他任何类型的身心疾病的来访者或家人来参加我们每月一期的领悟系统排列工作坊,以便得到帮助。
回顶部
  


    系统排列运用于事业与财富议题

   案例1:工作没有动力、厌食症
   李佳的个案议题是她觉得工作缺乏动力,不喜欢上班,不想工作。因为这个原因,她在家里面呆着,跟先生的关系也有很多矛盾。她对丈夫有怨言,但有时候又对丈夫有一些愧疚感。
   我排列出个案和工作的代表。个案站在工作的对面,后退了一步。
   我又排列出她丈夫的代表,站在她的对面。她面对丈夫的反应与面对工作的反应竟然是完全一样的:她也后退了一步。
   接着我让工作和丈夫的代表站在一旁,另找了几个人排列她的原生家庭:父亲、母亲、哥哥。确认了这几位代表的角色之后,我让所有代表跟随自己的感觉移动到自己觉得适合的位置。
   很快我们都看到,父亲的代表距离家庭其他人比较远一些,似乎他不属于这个家庭。我试着让他转身背对家庭,他说感觉这样更轻松。
   我理解这是父亲身上有着想要离开系统的动力。
   李佳的代表则一开始站在母亲身边,当她看到父亲在很远的地方,也移动到父亲身边。母亲、哥哥的代表都望向这个方向,有些无奈。
   我问李佳:你的父亲怎么了?她说父亲在十年前就因癌症去世了。我又问她,父亲的原生家庭发生过什么?她说她的爷爷奶奶都很早就去世了,父亲的哥哥姐姐也都是早逝。
   场上的移动显然反映出这位父亲想跟随自己的原生家庭而走向死亡那里,李佳则在内心里面想要对自己父亲说:让我代替你离开。
   这也是典型的厌食症背后的系统动力。而我注意到李佳的身体单薄,的确是非常细瘦,脸也显得非常瘦削,跟我以往见过的一些厌食症个案非常相似。
   我问她说你是不是每餐吃得很少,她点了点头。这验证了我的判断。
   我问她有没有孩子,她说有。她的孩子是个男孩,才2岁。
   我找了一个孩子的代表,孩子的代表一上来便跟随着走到了她自己的代表身边。
   她哭了。
   我对她说:"如果你不能改变一些什么,那这个孩子也会跟你一样,想要跟随你离开。"
   她似乎意识到了一些问题的严重性,含着眼泪,问我说她该怎么办。
   我找了几个人代表父亲原生家庭的爷爷、奶奶、哥哥、姐姐,让他们并排躺在地上。父亲的代表也慢慢地自发地躺在他们身边。
   我让她自己站到场上替换她的代表。
   我建议她看着父亲说:"让我代替你离开",她这么说之后我问父亲的代表是什么感觉,他说他并不感觉到更好,反而觉得这个孩子很烦。这句话将厌食症的动力揭示了出来,也让她认识到自己的孩子式的想法拯救不了父亲,反而是对父亲命运的不恭。
   过了一会,我建议她再次看着父亲,也看着父亲家族中早先所有去世的人,深深鞠躬,并且说:"我尊重你们的命运。"更对父亲说:"爸爸,我尊重您的命运,我会珍惜你和妈妈给我的生命,好好活下去。"父亲的代表躺在地上感觉到欣慰,放松了很多。
   之后,我带着她来到母亲哥哥的代表面前,她的孩子也来到她丈夫代表面前。她对所有人说:我会好好活下去。每个代表都拥抱她并祝福她。
   
   案例2:金钱损失与父母早逝
   小晴来参加我的工作坊,她说她这次的议题是想探索她跟金钱的关系。这几年她做生意都不是很顺利。每次她都在快要赚到钱的时候结果又莫名地发生一些倒霉事让她亏钱,很蹊跷的是她的两个哥哥做生意也跟她一样有类似的情形。于是她想知道家族系统排列是否能帮她找到症结。
   我还了解到她的父母亲都是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
   于是,我为她设立了一个两个人的排列:她自己和"父母的死亡"的代表。她看着"父母的死亡",呈现出明显的站立不稳和后退。我在这位死亡的代表后面又加入了她的父母亲的代表。她的代表表现得很犹豫,既想要靠近父母那个方向,但还是后退了几步。
   过了一会,我再加入了金钱的代表。刚开始她不怎么敢看金钱的代表。金钱的代表站上场,跟着感觉移动到死亡的代表右侧,然后就一直站在那。
   她看着金钱和死亡,一步也无法靠近。
   我理解为什么金钱会跟死亡站在一起,而她无法靠近金钱的原因是她既想要靠近父母,又害怕去到父母那里,潜意识里怕重复父母的命运。这种对于父母的感觉转移到金钱上面,变成了一种想要靠近而又害怕靠近的心态,最终让她失去了金钱。对待金钱就仿佛她对自己早逝的父母是一样的感觉。金钱跟父母的死亡无形中有所连结,她怎么可能变得有钱呢?
   我建议她看着那位隔在她和父母中间的"父母的死亡"的代表说:"我尊重你的存在。"并让她向"父母的死亡"表达臣服,做出深深鞠躬的动作。她做了这个动作之后,死亡的代表仍然一动不动站在原处,只是看着她,但说也奇怪,金钱的代表竟然自发向她所在的方向和位置移动了一小步。但当她开始转向金钱的代表的时候,金钱又止步下来了。
   金钱的代表反馈说:"当个案尊敬那个"父母的死亡"的代表的时候,它才愿意靠近她,而当她想直接来找我,我反而不想靠近她了。"
   小晴也领悟到这一点了。
   我没有再继续往下进行,就把排列停在那里。
   
   这个排列过程中的移动已经反映了一些重要的讯息,那就是这位个案必须学会尊重并接受父母的死亡,才能克服内心的恐惧,跟早逝的父母和金钱建立一份好的连结。一旦她无视这一点,跟金钱的关系就会难以改善。


   咨询电话:18925285680    参加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注:本中心已经运用系统排列在厌食症、自闭症、多动症、自杀倾向者、神经性痉挛、神经分裂、抑郁症、恐惧症、癌症等复杂身心疾病方面,无法在此一一列举。我们也欢迎有其他任何类型的身心疾病的来访者或家人来参加我们每月一期的领悟系统排列工作坊,以便得到帮助。
回顶部
  


    系统排列运用于企业组织系统

   案例1:重复性的员工跳楼自
   某个大企业连续发生员工跳楼自杀事件,情形甚是诡异,而且经过媒体报道,给该企业造成很大的负面社会影响。管理者为此请了知名风水师来调理风水,也请了出家师父来做超度法事,更进一步加强了员工宿舍安全防范工作,但也没有遏制住新的员工跳楼事件的继续发生。
   正巧那段时间我正在举办一个为期一天的系统排列工作坊,该企业有位中层员工为解决个人情感问题而报名参加了这次工作坊。当课间休息的时候,学员们不经意聊天,说起该企业发生的这起连续跳楼自杀事件,并向我询问是否可以运用系统排列用于探索这次事故发生的背后动力。
   我同意试试看,我想如果我们都能尊重这个系统,也许这个系统会给我们一个机会去学到一些东西。于是所有在场的学员,包括这名该企业员工也一致同意针对这个议题进行一次事故系统排列。
   我找了一个人代表这家企业自杀的员工,让她在场上完全允许被自己内在的感觉带领着,跟随这个感觉去移动。
   我们观察到这个代表一上场便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又好像在一边巡视,一边看向地面。
   我又指定了几名代表上场:一位学员代表这家企业的老板(该事件发生的时候该老板正在国外总部,没有在国内);一位学员代表国内高层管理者,也找了一位学员代表普通基层员工;让他们全部跟随感觉,去找到合适的位置。
   "老板"看向系统的外面,背对着所有人。"管理层"和"基层员工"则站着看向那个"自杀员工"的代表。这位"自杀员工"代表试图拉动"老板"去看向地面上的某个位置,但"老板"站在那,纹丝不动,他脸上似乎没有任何什么明显的表情,对身后发生任何事都非常冷淡。这位"自杀员工"又试图拽起"管理层"的手臂去看地面上的某个位置,却被"管理层"甩开了,"管理层"仍然站得很稳,脸上的表情十分坚定。"自杀员工"又开始费好大的力气,去拖动那个代表"基层员工"的代表,那个"基层员工"很吃力地抗拒自己被拉动,却站不太稳,两个人都几乎快要倒下地来。"管理层"这时候拉了"基层员工"一把,"基层员工"才得以避免完全摔倒在地。
   "自杀员工"的代表很无奈、抽泣着哭了起来,脸上表情带着一些着急,看着地面时不知怎么办。我在她所看的地面上加入一个新代表,躺在地面上。这个人睁大着眼睛,拳头却握得很紧,并捶打地面,似乎有很大愤怒、怨恨,无法平息。
   "自杀员工"看着这个躺在地面上的人,更是着急、叹气。又继续轮流去试图拉动场上站着的几个代表。每次都是只有"基层员工"站不太稳,险些被他拉动。
   场上的移动反映出员工自杀背后的动力来自于躺在地上的那个人。那个人是一个去世的人,却有很多愤怒,难以平息。
   这个人是谁?我一无所知。只是根据"自杀员工"代表看向地面的反应,知道这些人是受到这股力量的牵引。
   我问坐在个案座位席上的该公司员工:"你看着躺在地面上的这个人的反应,让你想起发生过什么事吗?他可能代表了一个更早死去的人,他很可能是你公司的员工,或至少他跟你们公司在业务上有很大关联,他死了,而且肯定发生了一些事让他很不平,很愤怒,他有冤屈,死不瞑目。"
   这位员工摇摇头,仿佛欲言又止。
   我知道这对于这家企业也许是一个秘密,或许这位员工她也不清楚。但事故的真相如是,解决之道也基本上已经呈现,它就在躺在地上的这个人身上。只要企业的管理层或者老板不能面对这个人身上发生的事情,这个企业基层员工的跳楼自杀事件就仍有可能继续发生。
   但我没有权利对此探究更深,因为那涉及这个企业的秘密,而我没有得到允许。所以我决定就此打住,结束这个排列,不再探索下去了。
   结束之后,这位员工开口说她刚才很犹豫,是因为她不确定这个躺在地上的人是不是更早之前被冤屈、自杀的一个员工。她表态说她如果有机会的话,会将这个排列呈现的讯息反映给她的领导层。
   工作坊之后,我没有再主动过问或追寻这个企业员工后来的任何讯息,我完全信任、尊重这个系统可能会发生的任何事情,保持着一种没有任何期待的心态。而除了看到几天后该公司的老板回到国内、举办新闻发布会,并向社会公众就员工自杀事件进行公开道歉的一则新闻报道之外,也再没有听到新的有关员工连续跳楼自杀事件发生。
   
   
   案例2:企业负债和堕胎的孩子
   胡薇和先生在几年前创办了一家电子公司,一开始还经营不错,但最近两年却业绩下滑,背上了很多的企业负债,同时她们也有很多应收账款难以一时收回。每天公司几乎都有来她公司催账的人,她感觉压力剧增。一天,她来到我的系统排列工作坊想探索企业负债问题的解决之道。
   我找了两个人代表她和先生,另外找了一个人代表他的企业。她看着先生,很明显有愤怒。先生则看向另外一个方向,神情有些漠然。一会儿她的代表把注意力看向地面。
   企业的代表在远离他们两个的一个位置上站着。她和先生都没有真正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企业上面。而且从排列来看,他们的伴侣关系也不是很好。
   我又加入了金钱的代表,金钱的代表跟随她的感觉移动,后退着远离他们,离得很远。
   我问她有没有孩子,她开始说没有。但当我提醒她有没有堕胎或流产的孩子的时候,她说有过两个。
   我找了两个人坐在地板上代表这两个被堕胎的孩子。这时金钱的代表也跟随着两个孩子坐在他们的身边。
   ……
   这个排列显示出堕胎的孩子对父母亲伴侣关系以及事业经营的影响。


   咨询电话:18925285680    参加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注:本中心已经运用系统排列在厌食症、自闭症、多动症、自杀倾向者、神经性痉挛、神经分裂、抑郁症、恐惧症、癌症等复杂身心疾病方面,无法在此一一列举。我们也欢迎有其他任何类型的身心疾病的来访者或家人来参加我们每月一期的领悟系统排列工作坊,以便得到帮助。
回顶部
  


  家庭系统排列 ---- 咨询电话:18925285680
了解家族系统排列
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预约电话:18925285680,在线预约)
领悟系统排列案例  (word格式)
系统排列答疑  (word格式)
疾病的真相
家族如何影响命运?(新)
欢迎咨询联系,电话:18925285680   地址:江苏无锡市滨湖区观山路融创熙园88栋602(地铁1号线江南大学站)
版权所有©领悟心灵成长中心
 粤ICP备08039551号